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二)

Share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一)

圖/Shutterstock

那男孩伏在小月身上,有點經驗似地挺進腰臀,小月覺得疼,但她知道還沒進去,所以只是笑。幾次挺進都失敗,男孩把小月翻成背面,抓著她屁股,狠狠往前,小月尖叫出聲,撕裂般疼痛,陰道又熱又辣。

「後來我看到有一點點血,忍不住哭了,他還安慰我。現在已經不會痛了啦!」小月告訴大家,他們的「第一次」距今已兩個月,因為調適好心情她才敢分享嘛。眾人圍著她,又問了一堆問題,但我什麼也不聽見。

我還在想著他們做愛的房間,男孩硬挺的下體,小月疼痛的私處,以及沾染做愛後血跡的白色床單。

放學之後小月的男友到校門口接她,大家瞎起鬨了一陣,說一堆「好好照顧我們家小月」、「最美的小月就這樣被你把走了」,你一句我一句,小月笑臉盈盈和女孩們說了再見。

每個人都開始有自己的戀愛進度。誰在補習班裡和男校的人傳簡訊,誰和誰一起在K書中心準備期中考。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覺得自己已經默默把小月當成學習目標。要像她一樣眼睛會笑,像她那樣美麗,像她那樣給出自己的身體。

當時我參加的社團是吉他社,這是學校出了名的大社團,每次社課我都坐在最角落,老師示範什麼和弦我都看不清楚,大家合奏流行歌曲,我就擺個手勢跟著唱。

成果發表會和男校合作,時常湊在一起練習。大軍是男校吉他社的教學長之一,有點肉、身高中等,他很會彈吉他,卻不喜歡開口唱歌,每次都給別人伴奏。

大軍幾次一對一教我看吉他譜,把和弦按好,我進步很多,有時睡前會傳簡訊,謝謝他在社課上教我。後來我們越來越常聊天、越走越近。成發結束之後,我在後台收東西,大軍走過來問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我說好,大軍便輕輕地吻我額頭。

我突然想到小月和她男友,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子嗎?

大軍的房間很乾淨,一些教科書、吉他譜、電腦,沒有太多的東西。大軍總是很溫柔,週末我們會買零食回他房間念書,不想念書了就彈吉他,或看他玩電腦。那天我在找包包裡的鉛筆盒,大軍的手撫著我的背,然後突然把我摟過去親嘴。

接吻之後,我裝作沒事繼續翻著包包,他的手卻滑到我的胸部上,用了讓我疼痛的力道搓揉。我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大軍的手探進我裙子裡胡亂摸一通,匆匆地把我推上床;床舖很柔軟,我靜靜躺著,看著他脫去我的上衣,內衣釦子解了老半天,最後是我自己卸下胸罩。他含著我乳頭,咬得很大力,膝蓋頂著我私處磨蹭,厚實的身軀壓在我身上,幾乎不能呼吸,因為這些不舒服,讓我開始感到有些不安。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