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我和她的第一次

▲(圖/Shutterstock)

那是一個冬天的下午,我們都還只是稚嫩不已的高中生,是那種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世間疾苦,只知道籃球卡跟談戀愛的年紀。

那時候的戀愛總覺得刻骨銘心。好像這輩子已經非她不娶了,好像這輩子我再也無法愛上其他女人了,好像這輩子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只剩一個,我也會為了她而守身如玉。

我們的戀愛談了大約半年,從傳紙條寫情書,到放學一起去麥當勞念書,再到這次約了去她家念書,這中間我們不是沒有走過風風雨雨。比如樓上的學長嗆明要我退出,他想要追她;再比如我爸發現我藏在書包裡的情書,他在我原本有心理準備要受死的情況下只說了一句「不要把人家肚子搞大」。

這次去她家,我們其實心照不宣。她的爸媽有事回娘家一天,她弟比她還懂抓緊機會,早幾天前就跟她說了今天不回家要去女朋友那。她於是怯怯地問我要不要去她家,履行「畢業承諾」?那個我們約定好,畢業那天要一起互相獻出初夜。雖然還有一年才升三年級,但我想我們都準備好了。

在行前其實我問了很多已經有經驗的同學,比如我的好友潘仔。他一邊很老練地跟我說解開胸罩扣子的技巧,一邊在空氣中用手像鬼畫符似的亂比一通。而我的表哥阿建則是拿了五個保險套給我,要我自己先在家練習怎麼戴,最好是戴著打幾發手槍,才知道完事之後要怎麼拿下來,不然到了現場你會很糗。

到了她家,一開始我其實也沒想太多,「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不要抱太大期望」我對自己這麼說,於是一切都表現得還算自然。是一直到我們吃完晚餐靠在一起看電視,我因為要越過她去拿旁邊的洋芋片,在靠近她的時候感覺到她身體很用力地一震,我才意識到「原來她很緊張」。

既然她比我緊張,那我反而就比較不緊張了。我趁機靠近她,猶豫了一下該從哪裡開始。「應該是要先接吻吧!」我心裡這樣猜想,然後就直接吻上了她的嘴唇,並且很笨拙地伸了舌頭。

她的味道很香很好聞,有一種淡淡的花香。我越聞越有一種衝動想要把它佔為己有,甚至是全部吃進我的身體裡的那種慾望。她大概是有點嚇到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並且拿手起來擋住我的前進。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也許是身為男人的一種本能吧!便用了點力氣把她的手扳開,然後另一隻手開始解開她的釦子。

她呼吸變得非常急促,當然我也是。我們兩個就像發了燙的火爐,全身上下都熱燙到不行。我試著把她的胸罩釦子解開,但是卻始終打不開,這讓我更是羞愧得有點冒汗。最後我實在是沒辦法,遂停下所有動作,問了問她:我們去房間好嗎?

她點了點頭,領著我到她的房間。當時的我無暇參觀她的房間,上了她的床我就直接把衣服脫個精光,然後迅速鑽到被子裡。她要我把眼睛閉上,然後自己也脫個精光,鑽進我的懷裡。兩個發燙的火爐就這樣碰撞在一起。

中間過程我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歷盡千辛萬苦才找到「門」,然後費盡了力氣才進入她顫抖不已的身體。我感覺自己被一個很緊很緊,甚至緊到會痛的東西夾著,於是根本沒有抽插幾下,便很快就射了。我很聽表哥的話戴了保險套。不敢想像若是沒戴的話,是不是剛進去連抽插都沒有就會射?

我們的第一次就這樣結束了,事後我們抱在一起好久好久,久到覺得那一刻就是永遠了。

只是那個永遠,只持續到畢業後,她一聲不響地離開台灣去了美國念書。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