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四)

圖/Shutterstock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一)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二)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三)

 

經過翹補習班約會那次,我竭盡所能地避免到大軍家,或者任何單獨相處的機會。

 

我們失敗的「第一次」結束後當晚,我一回家就衝去浴室,脫光全身的衣服坐在馬桶上,發呆了一陣子後,我伸手撫摸自己的私處,依然非常潮濕。我試著將一根手指放入陰道,只到洞口就覺得疼痛異常,才想到畢竟大軍未曾進入我。

 

一直到入睡前,我都不斷自慰,熟練地先在陰蒂周圍畫圓,再用手指仔細摩擦膨脹的小豆豆。陰蒂有些灼熱感,卻始終無法高潮。我的腦袋不斷浮現出大軍的臉,他笨拙脫衣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是很可愛,但無法引起我的慾望。

 

所以翹課見面那一次,我對於大軍堅持找我親熱感到驚慌失措。在那第一次之後,我想先暫停一下,我以為他也是。

 

情人之間,像大軍一直發出求愛訊號,而另一方的我卻絲毫不回應時,彼此關係自然會走入僵局。

 

就在這時候,我的朋友們都開始使用某個論壇,我問了大軍,他也有論壇帳號,我馬上請他幫我也註冊一個。

 

因為實在沒什麼研究,在論壇上,我只會潛水看一些別人PO的笑話和新聞,還有偷看網友聊各個學校的八卦;直到有天,A安慰和男友吵架的小月時,告訴了我們論壇「交友板」的事。

 

「我在上面認識了一個X大的學長,他真的好厲害,現在有在當物理家教,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A告訴我們。她安慰小月,交友板上多的是已經考上「第一志願」的男生,像小月男友那樣在男中吊車尾的男孩子,又愛發脾氣,不要也罷。

 

小月擦著眼淚,握著手機,任由它不斷震動。我知道,小月壓根不會聽A的話,她早就原諒男友了,只是在等待一個接電話的時機而已。

 

當天放學,大軍來校門口接我。由於小月和男友尚未和好,於是朋友圈中的「模範情侶」瞬間變成我和大軍。大家簇擁著我,把我推到大軍面前,一邊說著「好羨慕啊」,然後不想打擾似地目送我們,又不斷竊笑。

 

她們的舉動似乎影響了大軍的心情。一路上他牽著我的手,然後告訴我,我們是非常甜蜜的情侶,高二開始努力唸書,之後一定會考上同一間大學,這樣就不會分開。他問我心中的「第一志願」是哪所大學,當我回答時他吻著我的手背,接著吻了我唇,然後提議去開房間。

 

「我今天沒辦法去……」我假裝作業很多,建議改去咖啡廳寫作業。大軍平靜的臉卻漸漸扭曲,他質問我為什麼拒絕?他覺得我這樣很奇怪,明明我的朋友們,和他男校的朋友,他所知道的那些情侶,每一個人都會同意做愛和親熱。

 

我告訴他不是我不想,但是要再等一下。永無止盡地等待,這個答案大軍一點也不喜歡。他板著臉,逼我今天要做出選擇。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