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闆娘的寂寞心聲

Share

剛入社會的一個夏天,我因為菜比巴的關係被公司裡的上司釘得很慘。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上司看我不爽,還是我當時真的有這麼白目,因為年代久遠那些因素我已經記不清了,但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真的是過得很坎坷。

Advertisement

那時候被分派到一個位在三峽的客戶,在當地有兩間工廠做代工。我因為主要業務都在那間客戶身上,所以那段時期常跑三峽。第一次去的時候是前同事為了離職前的交接帶我去跑的,那時候他也沒有多交代這間客戶是難搞還是好搞,只是要我多花點心思去鞏固關係,只要關係鞏固好了就不會有太大問題。我起先以為他說的只是一般客戶的應酬之類的,但是在我來拜訪這間客戶的第三次,我似乎隱隱就意會到前同事的弦外之音。

這間客戶的老闆暫且稱他A,老闆娘稱為A娘好了。A因為業務的關係,經常跑大陸的廠。他們在昆山也有兩間廠,而且比台灣的還要大,所以A的重心幾乎都是放在大陸。這也就是說,A娘時常在這個偏僻的三峽廠獨守空閨,這對正處於如狼似虎年紀的她,說有多殘忍就有多殘忍。

因此就在我們越來越頻繁接觸之下,我有意無意地感受到A娘對我的示好。在我們第三次的見面,她開始打扮不同於前兩次。低胸深色的小洋裝,露出她姣好的身材曲線,還穿上黑絲襪跟高跟鞋,坐下的時候她的鞋尖總會時不時地碰到我。

「要喝什麼嗎?」A娘熱情地招呼著我。當時的我畢竟還是個小菜鳥,雖然在女人這方面我已經在大學時期玩開了,但怎麼玩也大多都是單純沒有心機的學生,這種套路滿滿的職場女性我還真沒碰過幾個,因此對於A娘的殷勤,我還是滿害羞的。

我隨口應答了之後,A娘沒一會就把飲料端了過來,很刻意地貼近我的身體來放茶杯。因為她的動作讓我手臂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軟,還有一股濃郁的香水味,不過倒也不至於濃到讓人頭暈,聞得出來是不錯的香水。

那次會面之後,我便更勤快地往他們廠裡跑。漸漸她開始跟我抱怨老公在大陸養小三的事,我也是樂當八卦來聽。直到有天夜裡她傳訊息給我,問我現在有沒有空,要不要去他們家「喝一杯」?

我猶豫了大約有半個小時,才發動車子開去三峽。那天毫無懸念的跟A娘大幹了好幾場。

她雖然已經是上了年紀的女人,但是皮膚狀況保持得非常好,「有錢的女人到底是不一樣…」在我觸摸到她胸前的那兩塊嫩肉時,我心裡這麼想。後來我們幾乎都在她家約會,維持著這樣的關係好一陣子;而她也很玩得開。有一次我為了公事去廠裡找她,她居然二話不說就把我拉進她辦公室裡,幫我口交了快二十分鐘。

只是感覺她真的太寂寞了,每一次在我們辦完事後,她都會抱怨老公的事,但我感覺到她似乎也沒打算要結束這段婚姻。猜想大概也是因為經濟原因吧!時常說著說著就開始掉眼淚,搞得我不知所措,心裡也想著再這樣下去可能會出問題,於是就很緩慢地逐漸減少去找她約會的次數。

後來大概也是她找到新歡了吧!漸漸地我們也就沒再約會了。一直到我離開了那間公司,就再也沒有跟她聯絡過了。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