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窗外的情人夢(4)

圖/Shutterstock

 

 

窗外的情人夢(1)

窗外的情人夢(2)

窗外的情人夢(3)

 

 

他的手指順著我身體曲線移動著,從手臂、腋下,沿著胸部外緣往下,再回到胸前,以繞圓的手勢輕揉雙峰,細緻的泡沫像是山頂上的白雪,掛在我的乳尖。

 

「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嗎?」不知為何他突然提起過去的回憶。

「嗯,怎麼了?」

「妳那時候看到只有我一個人去,有沒有很失望啊?」

那天,是學校的聖誕節舞會,說好了研究室的同學大家一起來,結果約定時間到了大禮堂,卻只有傑瑞一個人到場。

「你說的是聖誕節啊?那也不算約會。」

「至少是單獨、長時間相處啊!」

「我當然記得,那是我人生唯一一次被一群人放鴿子。」

「其實,他們沒放妳鴿子,只是妳看不見他們而已。」

「什麼意思?」

「因為我跟妳說的時間,是錯的,比約定時間早了半小時。我把妳帶走以後,大家都到了。我的人生,很少說謊。從頭到尾都心驚膽跳的,怕被人發現,特別是天維……。」

「傑瑞,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呢?」

「因為,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妳。如果我沒有這麼做,我們今天還有可能在一起嗎?」

「你也太過分了,都結婚了說這些做什麼?」我沒有正面回覆傑瑞,我記得聖誕夜他陪了我一晚上,我記得我開心而感動,其他都不重要了。

「我知道天維是什麼樣的男人,而我不能把這樣的妳交給那樣的他。但我回過頭想想自己這麼做有點卑劣,感情應該交由妳自己決定。」

我本來應該趁著這個話題跟他說我最近見到了天維,但話梗在喉頭說不出口。既然見面前都沒說了,似乎也沒有必要說了。

 

沖掉我身上的泡沫,他把蓮蓬頭掛回牆面。一隻溫熱的手掌搓揉我的酥胸,另一隻則滑向小腹。我抿了抿唇,接受這熟悉的觸碰。傑瑞以有點粗糙的指腹撥開情慾的入口,往內探去。我微微張開雙腿,讓他的指頭更無阻礙。他按揉著敏感的小點,兩指在肉瓣之間來回掃動。

 

「嗯……」一點呻吟聲都在密閉的浴室空間裡顯得格外清晰。

「嗯?濕了……」他低啞的聲音在我耳邊。

他貼近我的耳朵,一口輕輕含著耳垂,耳邊傳來的燥熱,使我的身體不禁緩緩扭動。

體內滲出濕滑的汁液,沾染他的指尖。他輕啟我的唇瓣,將兩指指頭放進我的口裡。我吸吮著他的指頭,嗅著費洛蒙的氣味、嚐著自己的腥甜。我貪婪吸舔著,瞇著眼。我的身體寂寞著,我想要個男人,好想。若問我渴望的是傑瑞,還是只要是個男人?老實說,一時半刻我也無法釐清。我只知道自己的寂寞如此真實,就在我的生活裡面,像一個黑洞。

 

他從我口裡抽出指頭,繼續在我雙腿之間探索,這次不只在肉瓣之間掃動,他掰開肉瓣,兩指深入了我的蜜穴中。我握住他的肩頭,隨著他指頭在我體內的撓動而更加嬌喘。體內的敏感點被不斷刺激著,快感一波又一波襲來,我的雙腿也微微顫抖。當他再次抽出指頭的時候,我感覺到下體的慾水已經泛濫成災。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