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2)

圖/Shutterstock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1)

 

士儒是我現在的男朋友,瑋凡是我的前男友。

士儒對性愛的認知僅止於日本A片和一任女友,我們常常做愛都是照本操課,他悶哼的聲音對比我敷衍的淫聲,成為我對他最不滿意的地方…

 

跟瑋凡在一起6年的時間裡,他肉體出軌過無數次,常常被我抓到約炮的證據,可是他也不肯改,我就只能吵著分手,沒一兩個月又若無其事復合。

我知道我犯賤,可是除了他會偷吃之外,我真的很愛他!

 

特別是跟他做愛…

 

他有一點特殊癖好,我問他這算不算是「格雷」的BDSM?他總是跟我說想太多,就只是喜歡有點情趣而已,但我有看到他手機網頁瀏覽過BDSM的資訊,臉書還有加入社團。

被抓到的訊息內容,也一點都不像是一般的男女對話,最常見就是用「主人」稱呼他,但他都會叫對方別這樣,說在床上這樣就好,對方又回了「是的,主人。」…

 

但我根本不在乎他有沒有甚麼性癖好,我就是很喜歡他每次一做愛人就變了,本來溫柔體貼的他,突然變得頤指氣使,更有一種高傲的冷冽,而我只要乖乖地聽他發號施令就好。

而且他不會因為這樣都要我幫他口交,反而更多時候是我躺著讓他為我口交,他說會想看到我很舒服的樣子,即使我壓不住想上廁所又好像是高潮的時候,他只要不准我逃開,我就只能乖乖地直到噴水。

 

跟他做愛的時候,我不再是我自己,我根本不會分心去想生活、工作上的事,我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一個很愛跟他做愛、沉浸在性愛的騷貨。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