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六)

Share

圖/Shutterstock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一)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二)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三)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四)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五)

雖然大軍和E有一段年齡差距,可是做愛的時候其實非常相似。他們總是突然襲來,伏在我身上,那重量讓我喘不過氣;過往的經驗中我只懂手淫,即使我會愛撫自己,當男人在身邊的時候,我只是被動等著發生和結束。

我張著眼觀察E的身體:肩膀很寬,胸部平坦,肚子微凸,紫褐色的陽具挺立,我下意識地伸手握住,手掌幾乎要把他的陰莖完全包覆。「小騷貨,不要那麼急」E笑著拍拍我的臉。他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裡,我感覺又痛又辣,他安撫著我,說下面已經很濕,等下就不會痛了。E的手指離開,換成肉棒,前一秒他還低聲安慰,下一秒就直接挺進;我呻吟得厲害,下體撕裂般疼痛,伸手推開他,他把我抱得很緊,開始抽送。

妳還可以嗎?還很痛嗎?E壓在我身上問我,聽起來卻不像問句。「我要,還想要」我告訴E。聽完我說的話他一臉驚訝,但隨即露出微笑,把我腳踝抬到他肩膀上,輕輕撫摸我的腳背,繼續挺進。我的私處在發燙。

結束之後E逕自去洗澡,我在床上躺成大字型。第一次並沒有流血,E反覆在我們私處和床上來回確認,真的沒有血。妳該不會自己先玩過了吧?真的很色。E這麼說。我摸摸自己的陰部,又腫又熱,她的第一次沒有流血,因此得到男人這樣的結論。

晚自習我們不念書,躲到樓梯間聊天,今天有個重大宣布,A在男友家和男友接吻了。「他媽媽在外面啊,他還問我能不能摸他下面,但是摸到一半,聽到媽媽的腳步聲,我真的心跳好快,所以就停下來了。」A靠在小月的肩上說完這些,彷彿她們站在同一陣線。A的眼睛掃過每個人的臉,確認大家都有聽她說話,而小月只是臉上掛著笑,兩隻眼睛彎著非常迷人。

A說完自己的事,向我望過來,「我聽我男友說,大軍也和他女友做了欸,你們交往的時候進展到什麼程度啊?」大家的眼神都轉向我,但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牽手和接吻。」我敷衍過去,突然想起和E的一切,感覺陰道裡一陣緊。趁A又改講起自己的事,我回到教室收拾書包,悄悄一個人離開學校。

那次做愛後,E偶爾還是會敲我,他排出很多時間,說應該還要再約一次。妳的小穴很緊喲,嫩妹果然不錯,E丟出一些猥瑣的訊息,老是稱我「小騷貨」,我拒絕所有他的做愛邀約,他很生氣。「幹,真的欠操」他丟下這句,然後再也沒上線。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