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3)

圖/Shutterstock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1)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2)

 

 

士儒這次要出國工作整整20天,我只要把握住這段時間跟瑋凡連絡上,只要能跟他再做愛一次就好,我或許就會心甘情願地繼續跟士儒過下去,甚至嫁給他。

 

也說不定我會看清原來我早就不愛瑋凡了。

 

我馬上就連絡到瑋凡,他也很爽快地答應週末一起晚餐,我們之間多了一絲陌生跟尷尬,莫名的客氣讓我覺得心碎,他會不會早就有了別人態度才這麼不一樣?

 

瑋凡今天穿著一件白底藍紋上衣,卡其色的九分褲,手上多了一條銀手鍊,他以前不喜歡戴手飾的啊!同一間以前常去的咖啡廳,店員也都換成不認識的人,只有老闆娘還在角落繼續翻著書,對我們進門點了個頭,她應該不知道這次再來我們已經不是情侶了。

 

「怎麼突然想見我?」他翹起了腳靠在左手邊的落地玻璃,我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無法再愛他的我變得防備心很重,而他也是,不再像以前那般溫柔。

「你交女朋友了嗎?」太好奇他手上的銀手鍊,不小心脫口而出心中的疑問。

「沒有,但有在約會的對象。」他說的時候眼睛飄向咖啡廳的吧檯,滿不在乎的樣子讓人作嘔。

 

「所以手鍊是她送的?」我的語氣應該比想像的還要尖銳,可是我心就像被千刀萬剮一樣,我無法想像他竟然會愛上別的女人!我忍受了他這麼多次的偷吃,就是因為我相信他只愛我一個,那些只是外頭的新鮮感罷了,他終究是愛我的!

 

但現在他卻不愛我了,要愛上別人了。

 

對愛過的人就是沒辦法真正釋懷,無法停止佔有慾帶來的虐心,而且一見到他,我就恨不得馬上跟他做愛,咬著他的臂膀,讓他把所有性慾都射在我深不見底的渴望。

 

離開咖啡廳的時候下起了雨,理所當然地上了他的車,說是送我回家,但方向盤仍慣性地彎進汽車旅館,我們不發一語,像是怕打破最後的默契。

那天之後我才知道,我們之間連做愛的默契都不見了。

 

他自顧自地走上樓,我還困在那雙該死的繫帶跟鞋一下解不開,「碰!」地一聲門就這麼甩上,以前我們常常還沒上樓就先在車子裡熱吻,一邊撫摸彼此身體有如飢餓猛獸上樓。

而不是現在這樣,各走各的。

 

一到樓上,他已經在浴室洗澡,打開的電視跟桌上的車鑰匙,他連手機都藏起來了。

那瞬間我真的覺得自己好丟臉,背著男友來偷吃前男友,以為前男友應該還對自己有愛吧?結果卻落得連炮友都不如的態度…

 

透過浴室的毛玻璃看到他有在健身的背部,線條分明的肌肉在霧氣濛濛中讓我想起過去的畫面,被他壓在浴室裡雙手高舉,他拿冰塊敷在我的乳頭,堅挺的乳頭又被他含在嘴裡,冷熱交替讓我變得極其敏感。在我嬌嗔著想要他進入我的身體時,他把我抓到洗手台前,站在我身後,「看看妳現在有多淫蕩?」他捏著我的乳頭,而我害羞地望著鏡中全裸的自己,而他腫脹的肉棒抵在我屁股縫中。

 

想起這一切我的身體開始發燙,可是他走出浴室冷淡的眼神又馬上澆熄我…

我真的要背叛男朋友嗎?他看起來也不想跟我做愛了啊…

 

《下週三待續》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