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以為是一場美好的旅途豔遇…

圖/Shutterstock

 

 

大學快畢業那段時間,我跟好友兩人一起出國玩了一趟。

 

我們從台灣到泰國,然後再從北泰去到寮國、緬甸、柬埔寨、越南,一路各種交通工具過去。那時候各種資訊都還不像現在這麼發達,但我們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就這樣一路闖闖盪盪玩了二十幾天,很多行程都是走一天算一天,到了當地再打算。

 

路上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車,而且常常一坐就是坐個一兩天。在火車上的時間很無聊,除了看看自己帶去的書,也就只能跟好友兩人不停玩撲克牌解悶。當然偶有時會在旅途中交上其他朋友,為了到當地節省拼車的費用會同行一小段時間,那時候才會有其他人加入。

 

當然我們曾經在出發之前約定好,這趟旅程一定要「幹些事」,當然指得就是來點豔遇。但畢竟那時還算青澀,約砲能力還不如現在信手拈來,因此我們一直到旅途都快過了一半,都完全沒有什麼進展。

 

直到我們某次在越南境內搭火車要去某個城市的路上,遇到兩個河北來的女生,她們自稱是女大生。

 

因為相同語系的關係,加上兩個女生都長得還不差,因此我們四個同行了好一段時間。我跟好友交換過眼神,表示這兩個女的一人挑一個走,目標就是要搞他們上床。於是在同行的這段路上,我們是極盡所能的對她倆獻殷勤。

 

後來到了目的地,我們提議找四人房,這樣大家一起住比較熱鬧,房費也比較便宜。他們倒也是很爽快就答應了。住在一起的第一晚,大家可能也因為幾日的舟車勞頓很累,沒有什麼太多活動,早早就各自上床睡了;但是等到第二天大家都休息足夠了,我們就開始想要搞事情了。

 

 

 

第二天白天我示意好友各自把女孩們帶開,我的那位稱她為A吧!A沒什麼異議的就要跟我一起去逛市集,但她的朋友B卻假裝不願意(當下以為是真的,但後來才知道這一切都是戲,只是要搔我們胃口),說什麼都一定要跟A一起。於是我們只好又四個人一起進行各項活動,吃飯喝酒逛街等等。吃完晚飯之後我們在原先用餐的餐廳裡先小喝了一頓,買單的時候他們很豪氣地掏出錢包說他們出,等下去喝酒再換我們出。我們想想也合理,於是就答應了。

 

後來走出餐廳,A說她有看到攻略上有介紹附近某間酒吧很不錯,不然就去那間吧!我們秉持著觀光客的心態就去朝聖了,渾然不知這一切都是個陷阱。

 

到了那間「攻略上說很不錯」的酒吧,我其實有點傻眼,因為那間在市中心的酒吧的檔次大概也就是台灣以前卡拉ok的那種層次,我完全不懂攻略上會推薦的原因是什麼?「大概酒很好喝吧?」我當時還這樣跟大家說。

 

坐下來之後,A點了幾杯調酒,我們也沒想太多,大家就邊喝邊聊邊玩遊戲。一杯喝完了之後大家似乎有點微醺,行為也都放得比較開。我故意坐得很貼近A,她也完全沒有閃躲,還貼在我耳邊講話。呼氣的時候撓得我耳朵又癢又爽,我放在檯面下的手就直接往她短裙裡伸,試圖揉她的小穴,但被她嬉笑地抓住我不安份的手。

 

心裡這時感覺晚上應該有譜了,於是給好友丟了一個眼神之後,我又點了一輪酒,心裡盤算著再一杯應該就差不多可以帶回旅館了。就在我們喝完全部的酒,告知服務生要結帳的時候,服務生拿了帳單過來,我看了酒都醒了……合台幣大概六千多塊。

 

我用英語問服務生為什麼這麼貴,他嘰哩呱啦故意跟我講了些我聽不懂的語言,這時我開始感覺不妙,這是要被坑的節奏。於是跑回座位跟大家說,這家原來是黑店,要收我們好多錢。接著換我好友過去跟服務生理論,店裡其他男服務生紛紛站起來朝我們這裡走,一臉凶氣的臉讓我們感到生命有些受到威脅。兩個女生見狀開始哭了,拉扯著我們的衣服說錢給他們算了啦!

 

「但我們身上就沒這麼多啊!身上算一算合台幣也就四千左右。」我跟她們說。兩個女生說身上也沒帶這麼多,不然他們回旅館拿,要我們在這裡等。

 

結果一等就等了兩個小時,我跟好友還擔心她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想要回去找他們,但服務生也不讓我們走,硬要我們把錢付清。我用英文說我們身上根本沒這麼多錢,他們又突然聽得懂了的回了一個數字,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巧,他們說的數字正好是我身上有的,也就是差不多台幣四千。

付了錢之後我們直奔旅館,結果早已人去樓空,兩個女生的行李跟人都不見了,幸好另外一部份的錢放在背包的暗袋裡面,她們要找也找不到。

 

原以為是遇到豔遇,能有什麼好事發生,結果一切都只是個騙局啊啊啊啊啊~這都只能怪我們當時還太年輕涉世未深哪~(茶)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