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八)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一)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二)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三)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四)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五)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六)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七)

六個女生上大學前的聚餐,小月、A和我都帶上男友。「今天人都到齊了欸,還帶了家眷!」大家嬉笑著。小月和我兩對各自佔走桌邊角落,A則和男友坐在中間,因為A老是喜歡控制現場聊天氣氛。

小月和男友緊緊依偎,我發現無法阻止自己的視線越過眾人,對焦在他們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月坐進了男友懷裡,明明大家還在享用義大利麵和薯條,小月他們到底有沒有在吃?只見到他們臉靠得很近,不斷低語,男生會親吻小月的額頭,小月笑著,A偶爾丟給她的問題她都有接話。

小月總是能這樣,大家面對眼前摟摟抱抱的情侶都若無其事。其實小月的行為一點都不惹人厭,只是讓人心生羨慕。小月在戀愛或者做愛(即使沒辦法親眼見到)的時候,很自然地就能成為我們心生嚮往的對象。小月天生就有這種魔力,成為其他青澀少女的楷模,雖然她從來沒大肆炫耀什麼,卻也什麼都炫耀了。

「我沒感覺。」那天在大軍房間,像觀光一樣的走馬看花的做愛結束之後,他問我為什麼現在才願意好好跟他做愛呀?我心中想著的是,因為之前對他毫無性慾的感覺,或許現在也是吧!想著想著嘴裡卻同時咕噥出來,但大軍似乎沒聽清楚。

和素未謀面的E做愛,雖然是在網路聊天時答應的,可是至今我仍弄不清楚自己的感覺;他伏在我身上,就這樣進入,下體撕裂般疼痛,陰道又熱又辣。閉著眼睛,我感覺自己雙頰潮紅,身體發燙,E喘息著說要射了要射了,男人在自己身體裡高潮,可是高潮好像跟我毫無相關。

因為私處沒有流血,E嘲弄著說妳不是處女吧,然後他想再做一次。第二次,一樣的撕裂感甚至更加疼痛,我抿著嘴推開他,他退出來,很快又再進入。一開始推開他的那種反應讓他興奮,他會耐著性子抽出來,可是久了就不好玩了,他要我趴著讓他趕快衝刺,他已經快抵達射精了。

開學日子在即,小月送男友去搭車,含著眼淚和去外地唸書的男友暫別。我們一群朋友又自然成為這一幕的觀眾,A之後一路挽著小月的手,安慰著她。

後來上了大學,我鮮少和高中時的朋友聯絡。大一下還沒結束,小月就換了男友,是大學學長。事實上,戀人的分分合合是小事,不過當時的我還不知道。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