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九)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一)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二)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三)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四)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五)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六)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七)

17歲那年,我把第一次給了陌生人(八)

過沒多久我丟掉留有初戀傳來的簡訊的舊手機,換成大螢幕觸控的智慧型手機;一直沒有講電話的習慣,現在睡前可以和戀人傳傳貼圖,就算聯絡感情。

大二那年和大軍再度分手,這一次也是真的分手了。分手那天下午,我們到台北車站附近的旅館開房間,買了兩個小時五百五,之後就坐在大廳裡等,因為房間還留有上一批客人的餘溫,我們等待清潔阿姨把房裡的一切恢復秩序。

大軍專注地玩著手機遊戲,時不時皺眉,暗暗地罵出髒話,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想做愛的樣子,可是我們仍例行性的開了房。我牽著大軍搭電梯,他的遊戲還沒結束,一進房間他直接坐在床沿,又玩了十分鐘,才緩緩抬起頭。「洗澡去吧!」他徑自走去浴室,我跟在後面。各洗各的,但我會聽他說學校的事情;他比較快洗好,就先出去躺到床上看電視。我走出浴室,擦乾身體,挨在他身旁;摸摸他頹軟的陽具,一邊吻他耳朵,我們短暫接吻,接著我探向他立起的陰莖,為他口交。

整個過程裡,就是我的嘴和陰道在忙碌著。我感覺到自己的胸部垂墜,陰蒂沒有膨脹,臀部肌膚冰冷;大軍一點也不像想做愛的樣子,我也一樣。

當晚我提了分手,他似乎非常訝異。「我覺得我們可以走下去的!我們還能在一起很久很久」他在電話裡告訴我。怎麼可能呢?我心裡想著,突然笑了出來,覺得大軍的想法很不可思議。雖然還沒辦法接受被提分手的事實,可是大軍是有點自尊心的人,他沒有再挽回,我們不再聯絡。

「我想看妳的小穴,拜託拍下面傳給我!」

「妳知道嗎我下面已經很硬了,很大喔,想不想看?」

「這裡壞人很多喔,妳要注意安全。」

大學朋友圈裡開始玩交友軟體,這是一種相當低調又刺激的流行,我們都在玩,但沒有攤開來聊過,心照不宣。

用「搖一搖」找出附近的人這樣的功能,使得約炮交友圈太小。C玩了一陣子之後,交到男友,卻發現男友家對面住的就是以前的床伴。而我特別膽小,和幾個網友聊了一陣子,終於約出來一個,簡單一起吃過東西就覺得卻步,「我現在有事要回去了」把陌生人丟在原地,很快地離去。

十七歲的時候果決約陌生人出來的衝動,現在不復存在了。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