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6)

圖/Shutterstock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1)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2)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3)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4)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5)

 

 

我像發了瘋一樣開始對士儒數落他的不是,怪他工作太忙沒時間陪我、怪他不能在性生活滿足我、怪他好像瞧不起我的朋友不是有錢人…

 

其實我不過想找盡藉口摧毀跟他的關係,讓他討厭我,我就理所當然地可以跟他分開。

就算我回不去瑋凡的身邊,我也不想再為了錢這樣下去!穩穩的生活又如何,但根本就沒有愛情啊…我徹頭徹尾都不愛他,就只是看上他的錢,看上他能給我衣食無缺的生活。

 

可是這次回頭再跟廖瑋凡連絡,發現自己或多或少還愛著他。比起錢,我更在乎的是愛。

 

士儒對我突如其來的責怪謾罵感到不解,一時也氣得臉紅脖子粗,兩個人就在汽車旅館怒言相向,這是交往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這麼生氣的樣子,我倒是在心裡竊喜。

 

他突然一個耳光呼了上來,我整個人被打落到床上,那一下讓我整個人眼前一陣黑,然後疼痛感一路從臉頰跑到耳後,先是發麻接著開始刺痛,眼淚斗大地不斷奪眶而出,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從小到大有被這樣打過嗎?

 

「妳給我待著!哪都別想去!」他說完就打電話到櫃台,依稀聽到「延長」、「先一週」幾個關鍵字眼,卻聽不清楚完整字句。

 

「妳就給我待在這裡,我沒時間陪妳是不是?我就好好陪妳!」他發狠的眼神跟我認識的士儒完全不同,我已經顧不得剛剛臉頰的疼痛,嚇得身體都微微顫抖著。

 

怎麼辦?我現在該怎麼辦?

 

後來我怎麼睡著的也忘了,醒過來的時候落地窗開了一個縫,看得到外頭天亮了,我雙手手腕被領帶纏繞住,上一次被這樣綁住是跟瑋凡做愛的時候,可是那種綑綁失去自由的感覺是刺激的慾望,凌駕在瑋凡的性慾,意識自由浸淫在瑋凡的愛撫跟舔舐,身體的自由卻完全交給他的霸道佔有。

 

可現在不是…現在我失去所有的自由,只剩下心靈還惦記著有關廖瑋凡的一切。

 

士儒還在睡覺,我的手機還在昨天隨手放的桌上,如果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打開手機報警或者…或者打給瑋凡?

我小心挪動身體下床,還好士儒睡覺都很沉,這麼做應該還不算冒險。走到桌子旁的時候士儒的打呼聲突然停了下來,我嚇到整個人差點腳軟跪地,緩慢的回頭看,他還睡得穩穩的。

 

鬆了一口氣之後用被綁住的手點開手機,看到幾十通瑋凡的未接來電,我所有的恐懼跟脆弱差點崩盤,我強忍住淚意只鍵入這間汽車旅館的名字跟房號,只想在最快的時間裡回到士儒旁邊,好不被發現。

 

接下來就是等了,瑋凡會懂我發出的求救嗎?

 

《下週三待續》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