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我在做愛,而妳在旁邊看?

圖/Shutterstock

 

 

某次大學同學聚會,大家約在了KTV。

 

那時候喝酒喝得兇,每次都至少兩箱台啤起跳,有時候還會有人拿紅酒混台啤,就是為了要騙女同學喝得下口。

 

那天忘了是什麼原因,我們系的男生還約了他系的幾個女同學。其中一個長得還不錯,個子雖然不高,但身材很豐滿,穿著T恤的胸前高高隆起,屁股看起來也渾圓有肉。從她進門我視線就幾乎沒離開過她,當時滿腦的精蟲大概都快從我眼耳口鼻溢出來。

 

大家輪流灌女同學喝酒,我的目標當然就是她。她倒是隨和爽快,人家跟她乾杯她就乾,也不會太囉嗦,但是她旁邊那個長得稍微粗壯點的閨密就不停出來干擾,一副要保護她的態勢。

 

當然我們男生之間的默契還是有的。其他人見我已經鎖定對象了,就開始幫我支開粗壯閨密的注意力,輪流跟粗壯閨密玩遊戲、喝酒。粗壯閨密霎時間有了「我好受歡迎啊!」的錯覺,一心花怒放就忘了要保護姊妹這件事了。

 

沒多久,她們兩人都被灌得暈乎乎的,但說實話我們這幾個男生也差不多,大家考慮要散了,各自回家睡覺。我當然自告奮勇要送心上人回去,但她死都要拉著粗壯閨密一起。沒辦法,我只好一起送她們倆回去。

 

誰知道計程車坐到一半,粗壯閨密吐了一車,計程車司機氣得把我們趕下車。我一臉倒楣的賠了點錢,然後頭痛接下來該怎麼辦?心上人似乎酒醒了一半,指著旁邊一家旅店說,不然我們先帶她去那裡休息吧!房間錢我出。不然她這樣回去也會被罵死的。

 

我心裡當然一樂,就馬上扛著粗壯閨密開了一間兩張床的房間,然後跟她一起合力把她閨密放在其中一張床上。

 

「我身上好像沾了她吐的,我先去洗一下。」安頓好她的閨密之後,我主動提出要去梳洗的要求。她有點害羞的點點頭,我就去沖個熱水澡了。沖澡期間我故意把上衣也泡水搓了搓,然後裸著上半身就走出浴室。

 

「你幹嘛不穿衣服啊?」她害羞地叫。「唉拜託喔小姐,我衣服上都是她的吐,很噁欸!你以為你沒有嗎?我真佩服你還能這樣坐著不洗,臭死了。」我故意擺出一臉嫌惡的表情。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