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7-完)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1)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2)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3)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4)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5) 

虐戀:我與那個斷不乾淨的男人(6)

 

圖/Shutterstock

 

 

我想不到誰可以求救了,就算廖瑋凡是我的前男友,但我只想得到他…

 

我一回到床邊,士儒還呼呼大睡著,呼聲跟熟睡的蠢樣,我真的想不到為什麼當初會答應他的追求?其實我只是想氣瑋凡,或者想氣那個總是離不開他的自己,以為投靠一個人人稱羨的有錢穩定愛自己的男友,我就會因為幸福而忘記廖瑋凡,根本不可能!

 

只有在危機的時候,我們才會發現自己根本無可救藥地愛著誰。

 

此時此刻我再也不管他到底要怎樣的關係,我只想要他的一切,我沒有別的選擇,如果愛一個人可以選擇,我也希望自己能不要這麼痛苦…

 

想到這裡,眼淚從眼角滑落,兩隻手已經快沒有知覺,我好想喝水、好想上廁所、好想吃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鬆懈讓所有不舒服的感覺一湧而上,怎麼都沒想過自己有天會這樣,被自己的男朋友綁住手關在汽車旅館。

 

不對?我為什麼不試著逃出去?

可是逃出去…這完全變成綁架了,房務人員看到我衣衫不整,手腕又被綁住衝出房間,如果鬧大的話我也不用搞了,照士儒的人脈背景,別說我少了一個多金男友,可能還有更可怕的事情發生。

 

我坐起身對一切感到絕望,我只是想像個平凡人一樣,有一份工作,一個愛自己的男友,正常的生活,為什麼總是不如願呢?

我愛的人,不能給我承諾;愛我的人,我沒辦法愛他。

 

餘光瞄到桌上的手機在閃爍,然後「碰!」地一聲因為震動而摔到地上。我嚇得轉頭看士儒,他竟然眨了眨眼睛,好像要醒過來,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衝上去抓住手機,然後往送早餐的門衝過去。

 

士儒真的醒過來了!

 

他兇惡的眼神好陌生,我完全顧不得甚麼,只想趕快開門逃出去,我如果被他抓回去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門一開,一團灰灰黑黑的身影,碰!我撞了上去。

 

因為覺得自己得救了而整個人軟癱,眼前一片黑,然後就甚麼都不記得了。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