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第一次,被顏射的快感

Share

圖/Shutterstock

她一進房門就急著把衣服給脫光,拉著正在床上滑手機的我要去洗澡。

我也沒有太意外,畢竟她老公又出差了。這兩年只要她老公一出差,就會馬上傳訊息給我,時間地點房間費用從來不用我操心。當時單身的我一向也都好說話好配合,年輕氣盛的體力也從不讓她失望。

她是那種性慾旺盛,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也非常主動的女人。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她不顧老公在旁邊,就在桌下假裝不小心用腳勾到我開始,我就知道她從來沒有收斂過她的企圖心。我以前還猜測過她老公到底知不知道她那些所作所為,因為他們看起來感情和睦,可是她全身上下卻又都透露著不安於室的氣息。就在一次做愛之後她告訴我,她的婚姻早就形同虛設,他們之間維持著不可說破的和平,「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她說。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他們選擇把孩子早早送去國外唸書吧!美其名是為了孩子好,實際上大概是擔心孩子留在身邊,很快就會識破他們的虛假婚姻。

「今天你想怎麼做,都可以。」她等不及我把蓮蓬頭的開關打開,就開始蹲下吞吐著我的兄弟。「這兩個禮拜我都在想著他,我真是有點等不及了。」她含糊地說著嘴裡的字句,兩隻手用力抓著我的髖骨,好像很久沒吃東西的餓死鬼一般,舔著、吸著、吮著,那力道讓我雙腳有點支持不住。

「喔~好舒服。」在我下意識吐出這句話之後,她像是得了獎狀的優等生,更加賣力地想要得到更多獎狀似的,加了些吞吐的速度。「等等等等,再這樣下去等下沒戲唱了。」我即刻阻止她的猛烈攻擊。

「換我吧!」再這樣放任她的攻擊可不行,這個妖婦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於是我把她拉起身來,一把把她抱上淋浴間的石階上,開始跟她接吻。

相關文章

她像個八爪章魚似的手腳都緊緊把我箝住,我心想這妖婦可真「要」,於是開始用力吸吮她的乳頭。她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畢竟是有錢人的太太吧,保養什麼的都很好。皮膚還滿滑嫩,雙峰也還尖挺,唯獨肚子上有些生過孩子的紋路。我的舌頭努力地繞圈舔著她敏感的乳頭,她抓起我的手就往她下面放,要我揉她的陰蒂。我吐了點口水在手上,利用口水的潤滑揉著她腫大的陰蒂。她忍不住開始淫叫,似乎是受不了上下攻擊的快感。

「啊……啊……」她的叫聲有一種狐媚的勁,跟她平時故作嬌柔的聲音有得拼。我聽不得她的叫聲,有一種刺激男人理智的逼迫,於是把嘴直接湊上她的陰蒂開始輕舔,接著把中指筆直插入穴裡。

她的身體開始扭曲,我舔得越發起勁。我的舌頭不停快速輕彈她的陰蒂,她沒洗過的陰唇散發出一股濃濃的騷味,卻不是臭的那種,讓我更是有些失去理智的賣力吸吮。中指很快探索到她凸起的G點,在她奮力抖動的節奏裡,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啊……啊啊……那裡…那裡不行…」她扭動得非常厲害,我更是加快速度,甚至感覺自己的手指都要被她整個吸進去了……

突然間,我感覺到臉上被潑了一桶水,雖然沒有什麼味道,但我知道是從她陰部噴出來的。

是的,我被顏射了……

這是我第一次被顏射。要說有什麼感覺,大概就是滿滿的成就感吧!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