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高潮呻吟是雜交副產品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橘玲

孩子出生後由群體內(包括高齡者)的女人們養育,男人們外出狩獵維持生計。現今像是非洲、亞洲南太平洋的傳統社會,都看得到這樣的男女責任分工。

雖然雜交是人類本性的說法令人難以接受,但有個相當具有說服力的理論。雷恩與傑薩提出另一個更強而有力的「證明」,那就是「為何只有女性高潮時會呻吟?」對於這「謎題」相當感興趣的兩人,無疑為這門學問立下莫大功績。

如果人類的本性是一夫一妻制,女人性交時會呻吟一事就不符合「演化論」。史前時代的熱帶草原有凶猛的肉食野獸,要是發出聲音就會暴露自己的所在位置,這是非常危險的事。眾所周知,男女的高潮情況大不同。

男性插入後,藉由好幾次活塞效用,不一會兒便射精。一旦射精,男人便沒了性慾。相較於此,女人的性快感會隨著時間升高,反覆幾次後達到高潮。演化論一直無法清楚說明為何會有這樣的差異,於是雷恩與傑薩試著以雜交說精彩解謎。

男性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達到高潮,是因為女性的大聲呻吟會招來危險,所以對於舊石器時代的男性來說,快速射精也是一種為了適應環境的演化行為。

對於女性而言,大聲呻吟雖然會招來危險,卻也有好處,那就是激起其他男性的性慾,吸引他們過來。因此,舊石器時代的女性會有效率地一次和幾個男人性交,讓許多精子在體內競爭,所以呻吟聲是為了適應連續高潮而演化的一種行為。

當然,目前尚無法證明這樣的說法是否正確,但若是反駁「雜交是人類本性」的說法,那麼面對「為何女性高潮時會呻吟?」這問題,就必須提出更具說服力的主張。

直到江戶時代,日本的農村還有所謂的「若眾宿」(類似現在的青年之家),也就是年輕人住在一起的小團體,這裡視男女私通為性事的啟蒙,也認同雜交。具有如此特殊風俗習慣的社會,不僅在亞洲,世界各地都看得到,之所以極少端上檯面談論,是因為近代受到來自猶太教、基督教等較為刻板的性文化影響,其實只要稍微留意,就會發現我們周遭留有不少雜交的痕跡。

雷恩與傑薩以中國少數民族摩梭人為例。

摩梭人是母系農耕社會,女孩子一到十三、十四歲便擁有自己的臥房。面向中庭的臥房設有一扇連結對外通道的門,男生就從這裡進入女生的閨房。

相關文章

摩梭人的「走婚」原則就是女方決定要與誰共度春宵,進入閨房的男生必須待到天亮才能離去。一旦女方有了身孕,不必究責孩子的親生父親是誰,而是讓孩子在女方家養育,但因為男方會幫忙家務,所以也間接負擔養育子女的成本。

一旦雷恩與傑薩的「雜交」說得到認可,就會大幅改寫演化心理學的一般說法。男女的性策略並非對立,如果雜交是男人的本性,女人也會配合演化,所以男女的不一致並非演化而來的「命運」。男人也不會為了爭搶女人而訴諸暴力,因為雜交社會是個想做愛隨時都能做愛的社會,沒有任何競爭理由(只是精子之間的競爭)。

農耕模式改變了性交文化

但農耕社會就不是這樣,當「幸福的舊石器時代人類」被逐出伊甸園後,一切都改變了。雖然「所有」與「獨占」在狩獵採集社會沒有意義,但在農耕社會,一旦土地被奪走便只有餓死的份兒,所以要想辦法獨占穀物等代表「富裕」的東西。基本上,隨著社會環境急遽轉變,人類的性行為也與舊石器時代截然不同。

這個新說法雖然成了部分人士的話題,專家們卻沒有積極驗證,或許是因為還有待商榷。姑且不論這說法是否具有學術價值,不難理解為何專家沒有積極採納雜交說的理由。

因為這說法希望大家認同女性的性慾就是盡量與不同的男人性交,雖然這是性文化的一大革命,但對於現今社會(資本主義社會)來說,帶來破壞的可能性遠比打造花孩(或是倭黑猩猩)式的愛與和平理想國來得大。

一旦雜交是人類本性(無論男女)的說法確立,那麼女性拒絕男性的求歡也只是出於文化壓抑,打破純潔、純愛之類的「迷信」,認同有懷孕可能的女性隨意與任何男人性交是很自然的事。

這並非杞人憂天。

自從摩梭人的風俗習慣在中國廣為人知後,不少觀光客為了想免費與年輕貌美的女孩性交,而造訪摩梭人住的村子。

本文出自《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好優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好優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