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跨年夜好寂寞!找個炮友來陪你

Share

圖/Shutterstock

一年之中有幾個情侶該過的節日那就有多少次,A把之前刪除的交友軟體又載回來,從夏天的比基尼照片換成冬日的平口毛衣。夏天的時候按她Like和傳訊息來的人奇奇怪怪,她回憶了一下就想起來當初為什麼灰心喪志地刪除交友軟體。

「這年末再沒有人約我,我的邊緣等級就更上一層樓!」A愁眉苦臉,單身將近兩年,那些戀人放閃的日子總讓她心神不寧。「我不就約妳了嗎?」今天我和A一起交換聖誕禮物,我還寫了卡片,她看完很快丟在一旁。

她輪流守著手機裡兩個交友app,有人約她吃消夜,有人約唱歌、約兜風,還有約到自己家的。

A確實曾經在網路上碰到不錯的對象,長相帥氣、身高也夠,願意四輪接送,也說好請她吃飯。問他現在單身嗎,對方秒回「我非單身喔。」,理直氣壯,標準花花公子。即使如此,和帥哥約會總能消除點寂寞吧!就這樣她短暫成為帥哥的炮友,相處的時候好玩,分開的時候心寒。

「我是有少女心的人,對方上完床就走,我真的會很難過!」A從此發誓不找炮友,因為討厭和炮友「分手」後的微失戀感。

反正寂寞是自己的,別人終究填不滿。

某個寒流襲來的歲末,我和網路上認識的R約在捷運站出口。第五次見面,正逢聖誕節,我們約好交換禮物,只是便宜的小東西,沾沾過節氣氛,可是通常願意約了過節的人一定有點重要。R是那個有點重要的人,也是那個本來見面只為了上床的人。

R是那種做愛之後,會捧著我的睡臉靜靜看著的人,他要摸我的髮、我的唇,再順著鼻子的弧度吻我。可是剛在床上抽送的時候,任由我覺得疼痛而輕輕推開他也不理,他會壓到我身上興奮地喘氣,然後進出更猛烈,直到他射精為止。

他讓我枕在他肩上,然後貼在我耳邊輕聲說「我最愛妳」。多一個字就擾亂了三個字的堅定感。我和R無比認真地約會、做愛,可是始終沒有「我愛你」、「在一起」。

我們也約了跨年一起過。在R家裡,我赤身裸體躺在床上,他一慣地猛抽猛送,我感覺陰道裡十分灼熱,但我手腳仍舊冰冷,抱著他的身體時,他冷不妨顫抖了一下。結束之後我們打開電視,壓軸歌手又唱又跳,R也跟著哼唱起來;煙火釋放,又跨了一個年,R吻我,新年快樂,天哪現在才覺得天氣好冷,等下買樓下鹹酥雞好不好?我們在客廳裡大吃特吃,R還開了一瓶紅酒喝到他自己臉都紅了。

新的一年開始,聊天視窗很安靜,R特別冷淡。大概兩週過去,只得到他無限已讀,除了一個聊天app,我沒有其他R的聯絡方式,才想到我們連電話也沒交換。

「欸這幾個都很不優啦,虧我頭貼這麼正~」才不到一小時A又刪了交友軟體,然後在姊妹群組裡大聊特聊起來,「剛剛我那群同事約我跨年看煙火,再衝南部看日出!」A興奮地說著,好像先前那些寂寞炮友論都不存在一樣。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