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激情車震

Share

圖/Shutterstock

本王雖然車震經驗不多,因為一向不愛打野戰,覺得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來一發不是挺好?不過某次的車震經驗倒是讓我難忘。

就在本王還是年輕力壯小夥子的年紀,有次去了個朋友的生日局。那次是約在當時很火的夜店雅宴,不過說真的若是因為朋友生日,我也不愛去那種動次動次到感覺腦漿都要爆裂的地方。

另外一個受邀的朋友帶了他的「乾姐姐」一起去。那個乾姐姐看起來的確比我們長了幾歲,但應該也不過二十六七八。她一襲黑色短裙跟低胸毛衣,一邊跟我們這群小毛頭玩樂卻又一邊搜尋鄰桌有沒有跟她年紀相匹配的獵物。

「乾姐姐」長得不算出色,但是騷得一逼。尤其多喝了幾杯之後,頗有藉酒裝騷的意味,整個人四處搭在弟弟們身上,一個小笑話就笑得前俯後仰,花枝亂顫,我想大多數的「弟弟」應該都跟我一樣,眼睛沒少吃她胸前那低胸毛衣內容物的冰淇淋。

後來大家玩到凌晨兩點,掛的掛吐的吐,只剩我一個沒喝酒的是清醒的。朋友要我開車送乾姐姐回家,於是我攙著乾姐姐,一路往光復北路的停車場走。

乾姐姐大概是想要了,一路上用胸緊貼著我說好冷,逼不得已,我只好整個人摟著她,右手扶著她的腰。見她沒抗拒,我又把手往上挪了挪,觸碰她的南半球。她於是用手抓著我不規矩的右手,但也沒推開,於是我又變本加厲把手往上移,開始搓揉了起來。

「唔…嗯….」乾姐姐開始發出呻吟,那聲音極其淫媚,叫得我都有些硬了。於是我趕緊帶她走到車位,打開後車門讓她先進去。

我坐上駕駛座之後,乾姐姐突然不像剛才那麼癱軟無力了,雙手往前勾住我的脖子,在我耳朵旁邊問我「你有沒有車震過?」。我當然聽懂她的意思,於是說「沒有~」,但其實在之前我早就跟當時的前女友在車上幹過不曉得多少次了。

「姐姐妳喝醉了啦,我送妳回家。」一開始我有點怕生事,畢竟是朋友的「乾姐姐」,不知道弄下去會不會出什麼事?所以還不敢真的喬下去。乾姐姐聽我這麼一說,馬上把上衣一脫,又俯在我耳邊說「來後面,姐姐教你怎麼車震。」

我一到後座就伸手進她的裙子把她內褲給脫了,無名指無情地就插進早就濕透的穴裡,心想這騷逼真夠淫蕩的,今天晚上八成早就等著要人搞了。她開始放肆淫叫,要不是還好當時是半夜,附近都沒什麼人,不然我還差點要摀住她嘴巴。

我一邊揉著她穿著黑色蕾絲奶罩的奶,手感大概有D+罩杯,一邊用手指進出著她。車內被我們大動作的呼氣吸氣開始霧氣四起,我趁機把褲子給脫掉一半,露出早就硬挺的小帝王,讓她反身趴在後座椅上,臉面像後擋風玻璃,然後從後背位開始幹她。

就在我快繳械的時候,突然一部警車從我們前面經過,我一時嚇得掉出來。結果還好警車只是經過,就一路開往市民大道過紅綠燈去了。雖然有點軟掉,但乾姐姐不愧是老手,翻身轉過來就開始幫我口交把小帝王重新喚起。最後我坐在後座椅子上,她在上乘位讓我噴發。

搞完之後乾姐姐就在後座沈沈睡去。我也坐回駕駛座小睡了一會,一直到天快亮了,乾姐姐醒了之後,我才把她送回家。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