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喜歡男生,我也和女生做愛(一)

Share

圖/Shutterstock 

德把一月份的班表傳給我,上面被註記的花花綠綠,她提醒我有畫上小三角形的是加班日。其實這已經違反我之前想像的規則:不用報備,已讀不回不需要解釋,想做什麼事都不必跟對方交待。

晚上睡覺前,德接到女友的電話,說幫她買好貓罐罐了,只是找不到原本的牌子所以買了別種,德說沒關係等她回去上網訂就有了,女友說她換了貓砂包好垃圾,德說謝謝早點睡吧,然後掛上電話。德從後面抱過來,我感覺到她鼻息暖暖的吐在我肩膀上,她問我明天想去哪,我說明天再想吧,台北這麼大,想去哪就去哪

她的手臂讓我枕著,一邊和我說話,聽起來快要睡著了。我轉身過去吻她,撫摸她的頭髮,環抱著她的脖子讓她吸吮我的胸部。她總是仔細地親吻、愛撫我的身體,從胸口到肚臍,兩腿之間,背部到臀的起伏與凹陷;我們的手指一樣纖細,但她的更為修長,鑽到陰道裡的時候不曾弄痛我,深入到底端卻挑起我敏感的神經,手指抽送之後下體湧出很多的水,潮濕腥騷的味道從私處蔓延到我們的床;後來總是墊上厚厚的浴巾才能阻止這場水災。不過卻沒能阻止熱切渴求彼此身體而把情感拋向虛空的災難。

做愛之後我仍然睡不著,德已經先睡了,背對我躺在右邊,兩個人的距離把棉被拉扯出一道很大的縫隙,我稍微靠向她一點以免我們都著涼,天亮了我才闔眼。接近中午退房時,德貼在我耳邊問我要不要再賴一下,她知道我總是晚睡,她打了電話給櫃檯要求延長住宿時數,對方說今天訂房都滿了抱歉還是要準時退房,德掛上電話沒有叫醒我,但我自己起床了。洗過臉,抹上妝,沒睡好的糟糕氣色就被掩蓋過去。

那是和阿毅交往的第三年,我的第二個男朋友。關於戀愛只從初戀走向失戀,再從失戀又投入另一段戀情,並且安穩地在一起好些時間。我告訴德的時候她還很驚訝,她覺得女孩子有點可愛就不會沒人追,戀愛也不會談這麼少。她自己女朋友交過五個,可是「在一起」的人就不知道了,她也懶著去數。我雖然嘴上酸她花心,但想想這種「名份」和「相處」的區隔很有道理,兩個原本就是不一樣的東西,有時無法同時得到。

《待續》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