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喜歡男生,我也和女生做愛(三)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喜歡男生,我也和女生做愛(一)

我喜歡男生,我也和女生做愛(二)

男人射精之後,我要他直接躺在我身上,起初他不敢,怕自己重,後來被我抱著,摸摸他頸後,他趴下來,有點沉,沒多久就開始打呼。

我以為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規則,可是做愛這件事出乎意料地簡單,大致上是沒什麼區別的。「我跟你們說啦,女人的洞都是一樣的!」我參加阿毅的家族聚餐,我們這桌是「小孩桌」,表姐問了同桌的風流表哥:你在國外留學過,不同國家的女生做起來有什麼差別?他便這麼回答。大家哄堂大笑。

相關文章

我感覺自己的陰道一陣瑟縮,我搖醒睡在我身上的阿毅,他已經軟了所以陰莖早已滑出來。我伸手摀住下體,跑到廁所,拿開手後掌上一片腥白,阿毅看了有點不好意思,開了蓮蓬頭把我的手沖乾淨,「是什麼感覺?我射在妳裡面的時候。」,他不知道吧,射在裡面毫無感覺,陰道裡面並不是這樣敏感。「嗯……不會有感覺,但很舒服。」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講出來的話前後矛盾,可是阿毅只是笑了笑,然後吻我額頭。

我問了德和不同女生做愛有什麼差別;我幻想和男人做愛過的女生特別魅惑,只和女人做愛的女生特別會取悅那柔軟的身體。可是德卻說:只和女人做愛那就是一根手指、和男人做過就兩根或三根。所以妳先想到的居然是這種差別嗎?我感到詫異,也突然感覺到自己被化約成一個小洞,像A片鏡頭會拍攝女人的私處,讓下體佔滿整個畫面,幾乎要溢出螢幕。不管哪一部總這樣拍,因為女生的洞實在「太重要」。

或許還有些什麼吧!可以辨認差別的東西。當我跟朋友提起德的時候,我們已經認識三個月。「那跟男生做愛有什麼不一樣?」朋友劈頭就問我。其實沒什麼差,比想像中簡單,我原本害怕我會做得不好,可是其實我可以什麼也不做。我想起德穿著硬挺的襯衫,那些迷你的小鈕扣特別難解,解完了德也不肯脫,打開的襯衫飄啊飄,裡面還有一層束胸。

「感覺只做了一半。」我告訴德,「還只做一半咧,我覺得已經很完整了。」她說。我也不知道,原來碰另一個人的身體這麼重要,純粹躺著的人一點也不像女王,倒是有點尷尬。那下次可以碰妳嗎?我問。不懂為什麼欸有什麼好碰的,妳的身體比較好看,我一點也沒什麼好看的。德回答。

《待續》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