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令人難忘的緊緻感(上)

圖/Shutterstock

 

 

其實接過不少男性網友寫私訊來問我,說老婆懷孕坐月子期間無法行房,我都是怎麼解決生理需求的?

 

這點對男人來說其實非常困擾。因為該懂的道理我們都懂,比如老婆懷胎多辛苦,男人如果這時候亂搞就是畜生……但夢想是豐腴的,現實是骨感的,這些道德理論根本難以框架精蟲衝腦的男人。不過說句公道話,這真的不能全然責怪男人,因為造物主當初在建造這個宇宙、世界與人類的時候,在亞當跟夏娃身上本來就放了不同的構造。因此女人無法理解當生理需求已經沸騰到淹沒理智的時候,男人根本沒有其他的腦容量來思考所謂的道德問題;這其實就類似男人永遠無法理解女人為什麼說「不要」就是「要」,說「沒事」其實「很有事」…

 

尤其這類需求,對男人來說就真的只是個「需求」。就像肚子餓了自然會去吃飯,口渴了自然會想喝水一樣,一旦需求滿足了,那些滿足需求的「工具」在男人眼裡就是個隨時可丟棄的物品,以前甚至有人形容這些「工具」就是夜壺:需要它的時候急著找它,不需要它了就嫌它髒的一腳踢開。

 

當然前面鋪了這麼長的哏,就是為了這邊開始我要坦承自己在女王懷孕期間的約炮事蹟,目的就是要為解決了生理需求之後,稍微產生的罪惡感做開脫。不過今天文章的重點當然不是懺悔,而是在那段期間我遇到的難忘事蹟。

 

 

女王在懷孕第二十八週的時候,我終於因為精蟲灌腦而約了炮。但說真的,能憋了這麼久才約,我覺得自己已經突破自我極限了。那段時間因為方便岳母照顧,女王都住在娘家,而我依然住在家裡方便上班。那天陪女王去做完例行產檢之後,就把她送到娘家,然後我自己回家。因為女王的產檢我都一定會請整天的假陪她去,因此上午產檢完之後下午就沒事了,我就動了歪腦筋,跟她說今天公司一個案子特別急,所以要回公司處理。女王也不疑有他,就乖乖在娘家待著了。

 

她前腳一進娘家門,我上車就立馬拿起手機,跟約炮對象聯絡。

這個女的是某間上市公司的小櫃檯行政,是有次我去他們公司拜訪的時候認識的。她不是長得漂亮的那種,但是還算耐看。身材稍微豐腴了點,雖然直桶腰但兩顆奶大的不得了,我最常看到她把兩顆奶放在櫃檯上寫字辦公,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注意到她的。跟她一直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直到女王懷孕快半年,我跟她才熱絡了起來,甚至後來開始電話做愛。

 

那天她特地請了年假,說要我帶她去看電影。於是我請她吃了下午茶,然後又去看了一部愛情片。當然在看片過程中我的手就沒老實,不停搓揉她的奶,但是手想要再往裡摳的時候她就不肯了。

 

(下週待續)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