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一夜情月老(10)

▲(圖/Shutterstock)

查琳很習慣在約炮完自慰,帶著做愛完的餘韻再好好地享受一個人的時光,自慰的快感是任性又如此直接,想要不停歇地高潮快感,或者刻意在高潮前停止動作,無論是哪一種方式,都可以由自己決定。

 

不用再因為上床對象的生理狀況跟喜好,不斷分心留意自己該叫更大聲還是多等一下?高潮不是每個人都能演得很真實,可是做愛真的很難不演戲,女人就是會不自覺想依照對方的情緒跟動作,評估自己是不是也要快點高潮,還是應該多一點淫蕩表情。

 

做愛,其實是女人想驗證自己還有沒有能力愛人的方法之一。

 

如果連淫叫跟高潮都演不出來,就是再無法體會愛的破碎之心。

 

因為渴望愛,所以連做愛的時候女人都期望自己能夠更體貼、讓兩人更美好愉快,卻被曲解成是一種傷人的謊言,不去想清楚「女人更需要的是愛,多過高潮」,才願意在如此珍貴的時刻,把愛人之力看得更重。

自慰就不同了,自慰的時候女人只要專心地愛自己,感受自己的性慾,不是情慾。回想男人的舌頭在自己的乳頭上滑動,呼出的氣讓乳頭緊縮,火熱的舌頭好像要吞噬乳頭,連自己的慾望都一起吞噬。

她的左手抓著自己的胸部,右手撫摸張開的雙腿,然後併攏的手指蓋在發燙的陰唇上,逆時針畫圈,再不時向內深進慾望深處。

 

身體夠熱了,淫水沾濕指尖,她的臉頰發燙,腦海片段播放著不同男人抽插自己的記憶,她在努力翻找讓自己更淫蕩的男人。

結果停在,他。

 

那個看起來有點吊兒啷噹,一開始讓自己氣個半死,在床上卻奪走自己所有注意力的男人。

本來正沉浸的查琳,完全沒辦法再繼續下去,她的慾望完全中止,那種用回憶跟其他男人刺激出來的慾望讓她厭惡,她幾乎無法專心,滿腦子都是對紹凱的思念,她想起紹凱溫柔的眼神,紹凱的身體,紹凱的吻,紹凱的一切。

 

她明明才剛認識這個男人,卻好像認識了好久好久,連做愛這種再老手都難免會有尷尬生疏時刻的事情,她跟紹凱卻像熱戀一段時間的情侶,兩個人像是對方的反射,沒有任何不舒服,也不需要多說什麼,就能如此契合。

 

想起紹凱的唇瓣印在自己的胸前,他的手指在蜜穴挑逗,溫熱的肉棒頂在自己的臀部,跟紹凱做愛的每分每秒都要查琳不能自己,跟著本能回應每一個吻,身體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感受情慾的刺激跟愉悅。

 

查琳空虛的躺在床上,她想不起來這個男人姓什麼、住在哪、工作,甚至任何的連絡方式,還有自己有沒有可能,再見到他?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