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讓我看妳掰開自己的小穴。」妳曾經傳私密照給誰?

圖 / shutterstock

 

 

咖啡廳裡,朋友A告訴我們,她前幾天下載三個交友軟體,分別和五個網友聊天,其中一個聊起來特別臉紅心跳、小鹿亂撞,她把裸照和自慰的樣子傳給他看。「他叫妳傳就傳!也太危險了吧!」在座的其他朋友們責怪A。

 

可是當慾望溢出小小的聊天視窗,忍不住私處的潮濕搔癢,一手掰開自己的小穴,另一手拿著鏡頭伸向下體,和陌生人來場最刺激、最私密的交換。

 

有天我的手機收到陌生人傳來的訊息,他的名字叫凱,在某個論壇瞧見我的帳號,就在聊天軟體肉搜我。「沒嚇到妳吧?」一開始凱故作禮貌,我們聊星座、工作和單身與否;我們一點也沒想真正認識對方。我們交換生活照,對彼此的外表讚頌一番,凱有點得意,他問我有沒有很正的好姐妹,他也想看她們的照片,「讓我同時意淫妳們好不好?」

 

事實上,大部分凱傳給我的就是些精蟲衝腦的骯髒字眼,我想看妳揉自己的胸部、再把妳的穴掰開一點給我看,妳的小穴真的好濕喔,妳真是欠幹的騷貨讓我幹死妳。看著他傳來語帶侮辱的字句,我閉上眼睛想像陌生人張牙舞爪地想吞掉自己的身體;妳知道對方想要什麼,妳逃不開也躲不掉。

 

「他說我的胸型和乳頭顏色都是他最愛的那種啊!」A向大家辯解,彷彿只要那個陌生網友喜歡,她傳裸照過去就完全沒問題。當然沒有問題啊,那是妳的自由,可是妳要承擔風險,朋友繼續逼近,讓A的表情瞬間黯淡下來,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其實漂亮的A不乏男生追她,她似乎不需要在網路尋求慰藉。可是在自己的房間或浴室裡,打開雙腿拍一張照片傳送出去,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我已經很硬了,要看嗎?」凱告訴我,他正躺在床上手淫,一邊看著我的自慰影片。他套弄著自己的肉棒,勃起時整個跟往左彎,他說這樣的屌從後面幹會很舒服喔,我試著回應他。好想要你幹死我,我把手指伸入陰道,感覺到私處潮濕又敏感;在冬天裡赤身裸體讓每處毛孔都緊繃,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高潮,我全身在發抖。

 

「妳住哪裡,我現在就開車去找妳好不好?」凱傳來這樣一行字,凌晨兩點多,隔天還要上班。別傻了,你住太遠,下次吧!他似乎消了火,也沒告訴我他究竟射了沒。

 

互傳裸照的遊戲玩了一次、兩次,我們就又回歸日常的生活軌道;凱總是說他工作忙,他沒敲我我也不太放在心上。從沒見過面的我們,唯一有的就是留在歷史訊息裡的私密照片,給出去就收不回來。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