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愛,為什麼需要這個自慰按摩器?

Share

文/Mary Roach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打一通電話到明尼蘇達春湖園(Spring Lake Park)新勁公司(NuGyn)的辦公室,接起電話的很有可能就是歐森先生(Curt Olson),別把他誤認為接線生,他可是「愛神陰蒂治療器」的共同發明人之一。他親自回應電話是因為公司規模小,此外,他也很喜歡與人談天。我們閒聊時,他描述了一些特別古怪的來電。每講完一則故事,歐森總會安靜一會兒,然後說:「妙吧。」他說,女性消費者不時會來電詢問陰蒂的位置。「她們完全搞錯部位,實在是太扯了!」

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他認為「女性陰莖」增大器有問世的需要?出乎意料的,我居然是第一個對歐森提出這問題的人。

他說:「這個嘛,我和老闆有一天做了張列表,看看我們接下來可以推出什麼產品。」新勁公司為優樂麥斯(Urometrics)的子公司,而優樂麥斯專門生產診斷男性勃起障礙的儀器,「愛神」是他們試探女性性功能障礙領域的第一步,看來在研發初期,他們對兩性生理的差異尚未有什麼深刻的體會。「我們純粹是看到一塊未開發的市場,男人有陰莖增大器,女人卻什麼都沒有。」

我問了:「但是,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愛,為什麼需要這個?」

歐森解釋,勃起並非重點。「重點是增加血流量,好引起高潮。利用幫浦把血液打進去,不是很有效嗎?」所以,這是不是就等於在性愛前,用按摩器幫助進入狀況?還是應該規律的使用,直到生理機能出現一些變化,讓妳能輕鬆享受性愛──即使「愛神」已被收進一旁的緞面小袋子裡?換言之,它是不是治療女性性興奮失調的方法?這想必是研發者的理想。

歐森說他們的產品的確「不只為提供刺激,而是以改變身體為目標」。他表示,纖維化是男性勃起障礙的肇因,而固定將血液抽進陰蒂周邊或許可幫助清除勃起組織內的纖維。洛杉磯泌尿學家,同時也是電視節目性學專家柏曼女士(Jennifer Berman)參與了部分的「愛神」臨床試驗,她也認為這是屬於長期治療的產品,她說:「它可以用於性愛之外。妳用『愛神』就像是做伏地挺身、開合跳躍一樣。」

我問歐森我能否借一臺「愛神」研究一下。他的表情看不出一絲贊成:「妳想要用借的?我們不收回可以吧,妳就留著如何?」

說明書上指導使用者啟動「愛神」一分鐘,關閉一分鐘,再重新啟動一分鐘。如此循環需持續三至五次。「愛神」是個挑逗效果極佳的產品,我敢說,女性使用者只要重複一兩回合開關的動作,馬上就會把計時的工作拋到一旁,也無心計算做了幾次循環,然後就休息去了。「愛神」會把妳變成一個鎮日無所事事,只知道自慰的女人。「愛神」與妳默契十足,但是它對妳與其他伴侶的性生活有幫助嗎?

一份二○○二年的論文指出,經過三個月的「愛神」治療後,對性生活感到滿意的控制組女性與患有性功能障礙的女性,在女性性功能指標量表(Female Sexual Function Index)上的分數,皆有顯著的進步。然而,量表上有一連串諸如此類的問題:在過去的四週中,妳多常在性活動或性交時感到性興奮?妳多常於性活動或性交時濕潤?性交或感受性刺激時,妳多常可以達到高潮?如果女性將使用「愛神」的經驗視為「性活動」的一部分,又遵照療程一星期使用四次的指示,分數當然會有所長進。

這樣的研究雖有瑕疵,不過療法本身既無副作用,又提供幾近每日一劑的自我取悅,實在沒有理由不去嘗試看看。

麻煩的是,「愛神」的標價要四百美金。就為了抽吸的效果,女人哪裡需要花四百元美金呢?

「歐森,請問一下?」

「是。」

「用小型的吸塵器,可以嗎?」歐森推測瘀青是可能的下場。更為嚴重的後果時有所聞。一名佛羅里達男子,在鄰居報案表示聽到「吸塵器長時間運轉的聲音」後,被發現倒臥在自家的餐桌上。吸塵器引起致命的心臟病,而且「直接接觸吸頭的部位」呈現熱灼傷。《美國法醫學與病理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Forensic Medicine and Pathology)的報告〈自體性慾死亡案例中吸塵器之使用〉刊登了案發現場的照片。圖中的死者趴臥在七○年代直立式吸塵器上,一隻手臂環繞著集塵筒,宛若戀人的擁抱。(這並非男人與吸塵器的首度約會。死者曾因妻子「撞見他以吸塵器自慰,嚇了一跳」,其訝異程度自然不及妻子承受的驚嚇。)

任何性興奮都具有吸引血液的功效。如果患有性功能障礙的女性,每星期使用一般的按摩器四次呢?或者,只用手指行不行?我們是不是找到了便宜、簡易、隨手可得又歡愉無盡的女性性功能障礙療法?我撥了通電話給柏曼女士。她回答:「這個嘛,我想技術上而言,妳的說法可以成立。究竟『愛神』是否比自慰有效,我就不敢說了。」

在另一份「愛神」療法的研究中,我看到芝加哥大學婦科腫瘤學教授孟特(Arno Mundt)的大名,並透過電子郵件聯繫他。信中寫著:「親愛的孟特醫師:如果(以「愛神」)將血液更為頻繁地引至陰蒂/陰戶中能對性興奮、潤滑、高潮等有所幫助,那麼純粹以按摩器或手指一星期自慰四次,是否也可獲得類似的效果?」(事後想想,我應該在切入正題前先閒聊一兩句的。)

醫師捎來了回音:「問得好。我請施洛德女士代為回答妳的問題。」

施洛德(Maryann Schroder)為領有執照的性學家,任職於芝加哥大學醫院,同時也是這項研究的主持人。

她說:「妳的問題很有趣。信不信由妳,還沒有人研究過這項主題。」她提醒我,上一個主張自慰有益身心的人,斷送了自己的前途。衛生署署長艾德絲(Joycelyn Elders)於世界愛滋日的演講中,建議大眾也許應該「學習自慰」,旋即遭前總統柯林頓免職。

「試想,計畫名稱中若有『自慰』這個字眼,我還能爭取研究經費嗎?」施洛德醫師順口接著說:「自慰,實在是位於敏感地帶(touchy area)。」一語道破自慰研究領域的精髓。

不過,並非所有研究自慰的專業人士都得戰戰競競,考慮政府的觀感,也並非人人都得依賴研究補助。有些自慰領域的專家從「隨行震動陰道」與「佛列德先生膠狀陰莖」的銷售收益中得到經費。我從美國專利五六九三○○二號:「性愛用品:附有製造刺激的抽吸裝置」,得知有馬帝.塔克(Marty Tucker)這號人物,他是世界規模第二的情趣用品製造商創辦人。我向他預約了時間,打算登門拜訪。不論是使用抽吸裝置或是其他的方法,關於我對經常性的自我刺激能否產生醫療功效的疑問,或許塔克會有答案。

本文出自《一起搞吧!科學與性的奇異交配》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