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求饒吧!讓男人更有動力想蹂躪妳!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奮力地把硬挺的凶器插進她濕答答的穴裡,這是我最開始深入了解她的方式。

房間裡昏暗的燈光,把她的臉頰線條處理得更柔和,讓她像極了一隻躺在砧板上的待宰羔羊。我毫不留情地開始猛力抽插,確保每一次突進都能刺到最深處;我甚至期待龜頭最頂端能夠頂到肉壁,這才不枉費我用盡上臂的力氣,去緊抓她的肩膀,好讓我有更多的施力點。

「妳說啊!為什麼要跟我吵架?」我除了粗聲喘氣,還用著憤怒的語氣,對著身體下被壓制的她低吼。但是她緊閉著嘴唇,沒有任何回應。皺著的眉頭顯示了她正承受著猛烈的撞擊,安靜的房間裡迴盪著肉體與肉體碰撞的聲音。

她的毫無表示並沒有增添我心中的怒氣,因為這份怒氣早就已經在進房間之前滿溢而出。我要的只是一種宣洩,把這些我不該受的氣全部宣洩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

「啊…啊…」她終於承受不住,呻吟了起來。「知道自己有多賤了嗎?要的就是我這樣幹妳吧?妳很喜歡對嗎?」,聽到我的淫聲浪語,她更賣力發出讓人融化的叫床聲。

我把她的雙腿抬起架在雙肩,用更深入的姿勢挺進。用著腰部的力量推擠著我的臀部,感受著兩顆儲滿精液的睪丸撞擊在她的陰部。「啊!啊!你今天好用力!」她的臉部表情開始扭曲,在我猛烈抽插的交媾之下,不到十分鐘她就要高潮了。

「妳以為妳可以這樣享受嗎?」我身體往下一壓,讓她的陰部朝天,並且更瘋狂的幹她。她開始緊閉雙眼,全身漲紅,讓自己的身體迎來第一波高潮。「不行了!不行了!」她喊著,我卻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她開始扭動身軀,盡力大喊。

我拔出凶器,將因為高潮而癱軟的她翻了個面。她又圓又大的屁股是當初我約她的原因,而另一個原因則是,我們都同樣有婚姻,彼此可以擁有不沾手的關係。

相關文章

「翹起來!」我拍打了她的屁股一下,示意要她把屁股翹高露出陰部。沒給她太多準備時間,我再度兇狠地挺進。「妳以為這個家是誰作主的?要妳囂張!」我同樣一邊抽插一邊怒吼,反抓著她的雙手就是一陣猛幹,啪啪啪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比剛剛還要猛烈。

「妳還不道歉?」我抓起她的頭髮,壓低她的身體,把肉棒更頂了進去一點。她的穴裡不停冒出透明帶點白色的液體,我感覺到下體的一陣濕黏。

「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對不起!請你放過我!」她大概是被幹的受不了了,開始不停求饒。

但是她並不知道,這些話就像是男人的興奮劑。我完全失去理智,像頭野獸般更猛烈地撞擊她的陰部,她像是高潮到暈了過去似的反而一點聲音也沒有了,但卻不停有液體從穴裡流出來。

「道歉也沒用!我要幹死妳!看妳怎麼囂張!」還沒說完,她整個人上半身癱在床上,任由我的狂暴抽插,放任自己的高潮不斷疊加上去。我感受到她一陣強烈的收縮,一時沒守住,龜頭強力噴出精液,射好射滿在她的穴裡。

「這次跟你老婆吵這麼兇啊?」在小睡片刻之後,我起身穿衣服準備走人。她一邊整理自己,一邊說。

「對啊,煩死了她好難溝通。」我拿起車鑰匙,跟她示意我要離開。

「掰囉!」她連頭都沒抬。我打開房門走出去,原先的怒氣已經全消,於是決定回家跟老婆求和去。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