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Share

圖/Shutterstock

旅館房間的冷氣特別冷,海連大衣外套都沒有脫,所以當然沒感覺。我已經被他脫個精光,他的臉正埋在我雙腿間品嚐我的私處。買了兩小時的時間,才過一小時海就說要走,他沒說明原因,但我知道是為什麼。剛才他接了妻子的電話,說好一起出去吃晚餐,所以他急著走了。我感到強烈的妒意,可是什麼也沒說。

結束上一段七年的感情之後,幾次戀愛都不斷介入別人的感情。「妳是不是需要好好療傷,才能找到一個真正愛妳的人?」蓓蓓很擔心我,不是對第三者的道德苛責,單純是她怕我被海那種人甩掉。「人家現在就是在療傷好不好,不用承諾只管眼前的愛情就好。」小鹿就覺得無所謂,她覺得戀愛有時就是玩玩的成份居多。

海的肩膀很寬,當他伏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會把臉依偎在他的肩頭。他一開始抽插的節奏很緩,進入得很深;看著我呻吟的表情,他抓住我的腳掌,分開我的雙腿,跪著擺動腰部。等到我的私處淫水滿溢,他會先退出來,放進手指。「看看妳,這麼濕。」海吻上來,舌頭特別熱情,我感覺自己漲紅了臉,把他抱得更緊。

我是在工作時認識海,他大我五歲。第三次見面的時候,他給了我一盒彌月油飯,「我兒子滿月了。」他笑得很燦爛,樣子很傻很可愛,不像當爸爸的人。他給我看嬰兒的照片,額頭像他、下巴像他,眼睛又亮又圓則是像他的妻。

他最大的缺點是常說我乖巧、單純,他說這樣的女孩子很好,可是我聽了卻不怎麼舒服。每次見面的時候,我總是特地穿上成套內衣,用電棒捲整理頭髮,擦最喜歡的口紅。同事都看出來我要去約會,只是不知道對象是海。

小鹿和蓓蓓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有她們知道。本來和她們用過晚餐後還想續攤喝酒,可是蓓蓓的男友來接她了;他是年長我們二十幾歲的大叔,當然他沒有韓劇裡帥大叔那樣可口,他就是平常我們在路上會看到的中年爸爸。

「不能說他像爸爸!」蓓蓓再三提醒我們。年長、未婚、工作忙碌但可靠,所以她試著選擇他。「妳才該讓我們擔心吧。」我開了蓓蓓玩笑,心裡覺得她勇氣可嘉,畢竟對方也不是家財萬貫,或時常刻意討好蓓蓓;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歡他這個人。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