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這樣肛肛好

Share

圖/shutterstock

嘗試過幾次肛交;

那瀕處臨界點的緊密收縮與撕裂快感,讓我又開始蠢蠢欲動。

但現在的我,增添的更是好奇心;

確切的說,其實是動起腦筋、不安好心!

「帆!」

「怎麼啦寶貝?」

「我…我可以肛你嘛…哈哈哈!」說出這句話時,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帆的嘴角隱隱上揚,捏了捏我的臉頰。

「妳是平常被玩的不夠喔?現在歪腦筋都動到我頭上了?」

「我就很好奇嘛!拜託啦!」

「我不要。」

「齁喲!我平常配合度都那麼高,你讓我肛一下下是會怎麼樣啦!」

「當然會怎麼樣!你都不怕我一被督過就回不去了?」

「是會有一點點擔心啦!所以我才說只肛個幾下啊!」

「別鬧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我心暗想。

從那天起,每次的前戲,我都採取更主動的姿態。

手指輕撫著他的蛋蛋時,我會悄悄利用無名指細柔的在後庭附近繚繞…漫不經意的觸壓…當我察覺到他因此而更有反應時,我會一面用手指稍稍往裡面探…挑撥著神經…另一面藉由口交陰莖的溫暖包覆來分散他的注意力…我的嘴巴吞吐著…嫩舌一路從龜頭往下滑…順舔著蛋蛋…再繼續往後庭恣意游移著…舌尖緩緩的浸入後庭…絲絲入裡的想要往下鑽…

帆迷惑又滿足的表情凝結在臉上,他知道我想做什麼,我也知道他快妥協了…

一如既往的潔淨床單、暖悠燈光,沒喝完的啤酒杯放在床頭櫃上;溫熱灼燒的氛圍,他的眼神終於透露出允許…我順手拿起杯裡的冰塊,含在嘴裡,冰透沁涼的舌尖是衝刺先導,交替著冰塊時而不經意的輕碰到後庭,我聽到悶哼的喘息在環繞…拿出平常抽插在我蜜穴的假陽具,塗抹上涼感型的濃稠潤滑液,一進一出,由淺至深,直搗後庭幽谷的纏鬥糾結。

「1…2…3…4…5…」我心裡默默的數著…也思忖著終於換我佔有帆了…

都還沒數到6,他突然轉過身來將我撲壓在床上,強勢鼻息湊在我耳畔。

「玩夠了沒啊小騷貨?」

「我…就…」

「不管妳換我了!」

帆從矮櫃裡拿出一個粉紅色毛球肛栓,我的雙手被牽制在背後腰間,他一手扶著我的腹部弓起肉臀,另一手將肛栓靈巧扭動的塞進我身體。

「你很壞耶你!」

「妳才壞,這樣對付妳剛剛好而已!」

才說完,帆就將我翻回正面,腰部墊著枕頭,等不及我再繼續開口,他就握起陰莖在蜜穴口濕蹭幾圈,挺拔的進去了…

前前後後都被塞滿著…狹小的空間裡,興奮與爽感不斷被放大膨脹,我感覺到由裡至外快要被分裂了…被緩緩繃住的下體,卻是緊促的收縮著…整個人即將支離破碎,片片被吞噬在更極致的強烈快感中。

原來雙穴被同時侵佔著,是飄緲超然的欲仙欲死。

以為能征服他,其實淪陷的是自己。

我們交織纏繞,高潮也是肛好而已。

Mrs. Red’s Neverland

Advertisement
Mrs. Red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