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與舍監有個約會

Share

圖/Shutterstock



大學的時候住校住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對交女友這種事還沒什麼概念,成天不是跟同學打籃球,就是跟室友在宿舍裡打魔獸。頂多偶有時趁大家都不在的時候看看A片尻尻槍,日子也就這樣飛快地過去了。


到了大二快大三的時候,有一次在舍管宿舍外面,遇到剛洗完澡的女生宿舍舍監。那時候因為是連假期間,她好像是那幾天的輪班值守,所以舍管宿舍只有她一個人,大概她以為學生都回家去了,沒料到我因為爸媽趁連假出國去玩了,我想說那還不如乾脆待在宿舍比較自由,所以沒回家去,於是就撞見剛洗完澡,穿著薄T恤並且沒有穿胸罩的女舍監,頂著溼漉漉的頭髮走出來。


這個女舍監雖然也就三十五、六歲,但在我們當時的年紀也算是阿姨了,可是仔細看看她的身材跟長相,完全不輸校內那些女同學。成熟女人的身體有一種韻味的吸引力,尤其她的巨乳罩杯在服貼的T恤之下很是明顯,那兇猛的形狀完全藏不住,更不用說激情的凸點根本讓人一目瞭然。


女舍監問我怎麼沒回家去,一點也沒意識到我因為眼前的景象而春心蕩漾。大概她平時因為工作的關係都把我們這些熊孩子當成小孩吧!沒有感覺到我們其實也都已經是有著成熟身體的男人,所以毫不在意地在我面前一邊甩弄頭髮,露出白皙的頸部。這時我感覺到下體一陣騷動,心中知道不妙,於是趕緊調頭就跑。女舍監大概一頭霧水,但也沒多追問,就回自己宿舍去了。當晚我回到宿舍,就想著撞見女舍監的畫面,尻了一記手槍。



相關文章

後面幾天,我都故意同一時間出現在同一地點,而剛好舍監洗澡的時間都很固定,好像她每天作息都有個計劃表似的,一天不照著計畫走都不行。於是我就接連兩三天都遇到她,並且開始跟她攀談,最後甚至聊到她的房間裡去了。


起先我其實也沒多想,就是覺得能靠近她就已經很舒服了,但有天聊著聊著她突然撩了一下頭髮,襯衫中間的一顆扣子突然彈開,我估計應該是因為奶子太大了讓那襯衫太緊繃,她半個酥胸都露了出來。我當時年輕氣盛,下體馬上就有反應,重點是因為穿著籃球褲沒穿內褲,所以反應起來時特別明顯。女舍監看了不小心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竟因為面子拉不下而有點惱怒,有種被嘲笑「小屁孩」的感覺,於是朝著房門衝出去。在踏出門口之前被她拉住,她說「你生氣了喔?」。


「誰被當成小孩子會高興?」我一被她拉住其實心裡就融化了,怒火整個全消。「那明天要不要證明一下你不是小孩子?」舍監問。當時只怪我還太嫩,完全沒意會出她是什麼意思,於是愣了好久。後來她問我隔天有沒有空?下午要不要跟她一起去麥當勞?我於是答應了。


其實不是真的去麥當勞,她開車載我去桃園某間汽車旅館。那次我們待在旅館裡三天,她把我從一個處男變成了慾男。但是連假之後沒多久她就離職了,我才知道原來她早就提辭職了。後來我大概是因為開竅了,也交了女友,漸漸就沒再跟舍監聯絡了。


「所以細節呢?你們打砲的細節呢?」我問著這個故事的主人翁阿龍。


「細節請你自行想像,還要我講多噁心啊!講這些就已經是我的極限了。」阿龍在我請了他一頓好料之後,才答應提供他失去童真的歷史資料。


「去!我覺得自己白花錢了!」我不悅地說。心裡盤算著下次要灌他多少酒,來讓他講講跟舍監的激情過程…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