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決定要和海上床那一天,我們之間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那是在結束雙方的合作專案幾天後,海傳來訊息,問我在之前的飯局喝醉後還好嗎?我根本沒有醉,借酒裝瘋,才喝了一點就故意衝著海不斷傻笑。

 

他叫我下班之後走到公司對面的路口找他,我能認得他的車。上了前座,往後看一片凌亂:嬰兒座椅、娃娃、女人的外套,一小袋尿布和兩支奶瓶。「這是當爸爸的人獨有的魅力,哈哈!」海揶揄自己。我把手放在他大腿上,表示沒關係。他開了音樂就跟著哼唱起來。

 

旅館房間飄來一股菸味,冷氣也特別冷,我脫掉鞋子走到房間深處拉上窗簾,海從背後抱住我,說我的頭髮很香。海身上則是混著灰塵和汗水的味道,他的嘴裡很乾,我們接吻的時他很急躁,沒多久就褪去我所有衣服。他過度粗魯地揉捏我的乳房,把嘴湊上來緊咬乳頭,我忍不住呻吟,感覺陰道一陣瑟縮,流出淫水。

 

我解開海難纏的襯衫扣子和皮帶,幾乎沒能看見他的身體,他就把我翻到背面要我趴著,屁股翹高,然後把手指伸入我。

 

很久沒這樣了,海喃喃自語,手指緩緩進出,一邊吻我的臀部。很舒服吧,好濕了呢,他加快抽送,我的陰道裡又辣又熱;我們第一次做愛,海似乎卯足了全力,他把手指插進最深處,力道像是要把我淘空,最後我像失禁一樣弄濕床單。海很滿意,把我翻回正面,然後我才看見他:肩膀很寬,胸膛精實,不過肚子沒有肌肉線條。才這樣辨認著他,他的身體就往我壓上來。

 

當晚回家我月經就來了,整整提前一個星期,我的經期向來很準。剛被海進出的陰道,如今被經血包裹著。我的身體裡面也知道,今天我和海之間出現很大的震盪。我們晚上不會再聯絡對方,因為海一定是回到妻子身邊去了,傳訊息他也不會回。

 

我倒是傳了訊息給小鹿,告訴她我又變成第三者了。「妳就喜歡這樣,不太需要負責任,輕飄飄的戀愛。」小鹿說。但不要緊的,有一天妳就會覺得不好玩了,妳情願又愛得死去活來,小鹿下了結論,搭配一張哭哭啼啼的貼圖,用來表示願意好好重新戀愛的我。我需要好好跟妳們聊聊,我告訴小鹿,雖然正逢蓓蓓和她的「大叔」熱戀。應該約的出來吧!「誰知道啦,她最重色輕友的人哈哈!」小鹿說。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