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在一起七年的情侶,我們之間還有性嗎?

圖/Shutterstock



關燈之前J已經在床上躺好,沒蓋被子,呈現大字型。那是他預備做愛前的樣子,等我爬上床,會先用臉磨蹭他的膝蓋,再到大腿,萬年不變的程序,到他的胯下之間時他已經硬了,我褪去他的內褲,然後開始為他口交。

 

我們已經交往七年,身邊的親朋好友都在催婚,我笑說還能再等個兩年吧,想再多談一下戀愛,朋友問我:「在一起這麼久,還像戀愛嗎?趕快結婚才好吧。」說這話的朋友去年剛完婚,和老公從高中開始交往,整整十年的歲月,不結婚不行。

 

情侶關係有保存期限,不能一輩子談戀愛;戀愛談不下去的時候,就可以考慮結婚。

 

我想我應該熟悉J身體上的一切,他頸後和肚腹的痣,敏感的耳朵,細軟的頭髮,腳拇趾指甲那不會好的瘀血;當J躺在床上攤開身體的時候,就像是在攤牌,已經沒了底。做愛的姿勢總是先傳教士之後從後面,寶貝好緊、寶貝好緊,當J快射的時候就會叫著,我會迎合著加快喘息、放大呻吟,好讓氣氛高漲,讓他射出。


 

「我還有人追啦,不想太快變成人妻,讓我享受一下被獻殷情的感覺!」我對著全桌的人開玩笑,但也想起之前同事的朋友偷偷傳訊息給我,問我要不要做愛?非常直接,他也知道我有男友了,他要的只是上床。我先是感覺被冒犯,把對方封鎖,正氣急敗壞想截圖給同事,跟他告狀這個糟糕的朋友,但最後我什麼也沒做。

 

「要不要做愛?」我問J,今天我們下班去開房間吧。時間太晚了,J說晚上七點多旅館休息大概都沒房間了。這理由太牽強,但我已經被他拒絕,也不好再說什麼。

 

我想J同樣對我的身體習以為常,乳頭的顏色,背後的胎記,窄小的肩膀和豐滿的臀部,他懶著再多看一眼。只有伏在我身上的時候,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陽具正進出女人的小穴,抽插時刺激出更多淫水,他挺有成就感,閉起眼睛橫衝直撞,等到有股想射的衝動,他壓著我的肩膀,下體碰撞啪啪作響,射完,他直接躺下,我覺得不能呼吸,但也沒力氣推開他。

 

「妳有男友還讓人追,男友好可憐喔!要懂得避嫌欸。」另一個朋友這樣對我說。其他朋友也附和著:真的假的,為何知道妳死會了還是要追妳?

 

我聳聳肩,想著那些騷擾訊息,想不想做愛,慾望滿漲,顯得可憐。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