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沒有人知道海為何婚後偷吃,作為他的小三情人,我竟然比任何人都執著這件事。「你在家壓力很大嗎?你還沒準備好當爸爸嗎?」我像個難纏又八卦的朋友,一直追問海。「哎這干妳什麼事啊!妳不如問我為什麼被妳吸引。」他環抱著我,吻我額頭,講了甜言蜜語,希望能逃過我的問題。

枕在海的肩膀上,躺在陌生的旅館房間裡,讓我有種逃離日常的興奮感。剛剛已經做過一次,但我看海的精神不錯,我鑽到他兩腿中間,捏捏他癱軟的肉棒,他笑著說還來啊,然後看著我含進嘴裡,用點耐心吞吐著,直到他又完全硬起來。我坐到他身上,扭腰擺臀,海伸手抓著我的胸部,嘴裡唸著妳真的很騷、我快受不了了,就讓我趴在他身上,捏著我的臀部快速抽送。

每次和海見面,都好像是用盡熱情,即使在他無預警提早離開之前,我都投入最大的瘋狂和他做愛。但我並不依賴他,也不黏他;一方面是不能,畢竟我知道他還是花了很多心思在家庭。一方面是我真的不想,他不在的時候,我常覺得終於能喘口氣,或許是因為逃離後終究要走回日常步調。

小鹿的女友十分纖瘦,頭髮削得很短,皮膚比我們三個人都白,我們四人聊天,她們時而說悄悄話,讓我和蓓蓓無法融入。小鹿平時很豪氣,但談起戀愛很黏膩,變得無敵小女生。

「我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說異性戀情侶要多從拉那邊學習愛撫女生的技巧。」我隨口發問,小鹿和女友相視而笑。小鹿說她對愛撫女生很不在行,每次都是女友進攻,而女友對別的女生身體很熟悉,對自己的卻很陌生。她說被放入手指都太過疼痛,所以總是作罷。

那天我和蓓蓓一起回家,我問她大叔曾經弄痛妳嗎,她害羞地說他總是比別人更小心翼翼,因為年齡差距和他人眼光已經是一大問題,「所以他說希望只有我們的時候,可以總是很幸福。」這大叔也太會抓住年輕女孩的心,我告訴蓓蓓,海總是在床上弄痛我,不過我也不怎麼怕痛,海仍然有男人高度想征服女人的慾望,我覺得很幼稚,但從沒戳破他。

「他可能就是這麼幼稚,所以才有老婆還偷吃。」蓓蓓說完,又覺得冒犯到我,所以連忙道歉。我說我想我是知道的,但我太習慣幻想海有什麼複雜的情緒或原因,才會想跟我交往。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