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現在小鹿和蓓蓓全擠在我家,因為蓓蓓和大叔吵架了。小鹿買了鹹酥雞和啤酒,我說天啊我想減肥好嗎,然後馬上吃了兩塊,逗得她們大笑。

 

還是老問題,大叔年紀大了,蓓蓓說再過五年才結婚,你覺得好嗎?到時候你五十幾歲了。不要說這個,大叔回答,妳有想嫁給我再說。當然有,蓓蓓說,但心裡突然有一絲猶豫。誰知道妳會不會交年輕男生,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他們挑起事端、互相傷害,一直爭著誰才是老少配的受害者。蓓蓓說她要走了,要到我這來,出門的時候大叔居然說要載她。在車上,兩人互不說話,一路賭氣。到我家樓下,蓓蓓要下車,大叔也下車,拉著她把她抓到後座。然後一陣狂吻,揉捏著蓓蓓胸部,她推開他,她沒心情,可是大叔想要,怒意轉為性慾,他特別興奮,覺得褲襠很漲。

 

透過路燈的照射,蓓蓓覺得他的頭髮花白,眼角皺紋顯得他的臉上總是疲態,經年累月都為工作操心的男人,平時很威風,碰到她的時候又變溫馴,特別體貼、溫柔。她推開他伸進裙擺的手,下了車打給我。我下樓的時候,看到大叔無奈看了我一眼,然後開車離開。

 

「高招欸,讓他吃不到!」小鹿說。蓓蓓苦笑,說兩人都好幼稚,有個大叔在可是談戀愛一點也沒變成熟。突然小鹿的手機震動好幾下,我和蓓蓓瞄過去,幾則訊息寶貝、寶貝的親暱稱呼,但那不是小鹿女友。

 

「妳劈腿!」我大喊,半開玩笑似的,有時小鹿也會「小三、小三」的叫我。「對,我正在劈腿,跟一個男的。」小鹿嚴肅地回答。蛤?真的嗎?我相當驚訝,妳這樣會害妳女友討厭雙性戀,以為妳男女通吃,特別花心,我告訴小鹿。她比我花心多了哈哈哈,小鹿大笑。

 

原來她發現女友時常一夜情,雖然她把小鹿照顧得很好,無可挑剔,「但她終究有某個部份無法信任我,也不信任她自己吧。」小鹿說。她始終沒戳破女友,她已經發現她周旋在多個女生間的秘密。我也是幼稚,小鹿說,那就也跟著偷吃。「太不健康的關係了。」蓓蓓說,妳們還在一起幹嘛?

 

大叔突然來電,原來他一直在附近,又折回我家這邊,他想接蓓蓓回去了。「大家問題很多,全部都回去反省反省!」我趕小鹿和蓓蓓回家,關上房門,收拾一桌凌亂。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