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在一起不到半年的時間,海提到他家庭的次數越來越少,有時我會問他寶寶長大了吧,他會笑著說「嗯」,其他不再多說。我的不安全感呼之欲出,和海相處的時候,會發牢騷也會耍脾氣,例如他漏接我電話,我就三天也不接他電話,我得假裝比他飄渺,比他更難以捉摸。

 

我枕著海的手臂,他已經睡著了,聞著他呼出的鼻息,摸摸他長出鬍渣的臉頰,原先我們刻意拉開的距離,一下又靠得好近。他醒過來,和我面對面,我吻他的額頭、鼻子、嘴唇,熱情地將舌頭伸進他嘴裡翻攪;他把我抱得很緊,翻過來壓在我身上,把臉埋在我頸間,鬍子在我的肌膚上摩擦,非常刺癢。

 

我伸手握住他的肉棒,感覺到又漲又硬,我開始上下套弄,看他撐在我身上喘息;他俯身下來咬我乳頭,我忍不住呻吟,因為疼痛而感到全身顫抖,陰道裡也跟著瑟縮,接著就濕成一片。

 

海總是知道要在什麼時機點將手指放入陰道。他會在我興奮享受他的吻,猝不及防的狀況下,突然就把手指鑽進去,不斷挑弄最敏感的點,直到淫水佈滿掌心,他會放慢速度,捨不得抽出來。

 

我趴著,讓他從後面進入我,他揉捏我的臀部,之後俯身下來壓著我的背,我的髮散在臉上,叫出聲音迎合他的抽送,他撥開我的頭髮,舔我耳朵,告訴我從背後特別緊,他很爽很舒服。我翻到正面,直視彼此的目光,我雙手捧著他的臉,沒有一刻比做愛的時候更真實,我心想,做愛真是一件單純的事情,姑且不再去想一段關係是否健康,是否無法填補匱乏;當海在我裡面的時候,我感覺身體很熱很亢奮,只想雙手雙腿都環抱住他,把他推向更裡面,他也會忍不住叫出聲,直說就快射了。

 

離開旅館房間後,我勾著海的手臂走在街上,覺得自己的雙頰依然潮紅,陰道仍有剛才抽送之後熱辣的感覺,很想再溫存一下,我把頭靠在他肩上,聽他說一些公司發生的大小事,一邊適時地回應他。

 

海就送我到捷運站出口,等下他要自己開車回去。我覺得很失落,就突然像個小孩在路上哭起來,海感到好氣又好笑,安慰著我的同時,又急著要走了。「真的很晚了,妳不要這樣子,電話要接。」海抹去我的眼淚,摸摸我的頭,像哄小孩那樣,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