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迷情櫥窗(13-完)

▲(圖/Shutterstock)

盧卡斯漫無目的地抱著損壞的密密在大街上遊蕩。

 

沿途嚇到了不少路人,當對方定睛一瞧,才發現他是抱著一具機器人,並非屍體。

 

雖是引來側目,所幸沒人報警。

 

他神思恍惚地,抱著密密不知該往何處去。走了不知多久,走到一座蜿蜒的矮牆時,終於停下腳步。

 

他抱著密密坐在矮牆上,呆愣地往著前方的車水馬龍,毫無所感。

 

他腦中的時間停留在回到住處的那瞬間,難以回魂。

 

渾然不覺自己就這樣抱著密密過了多少時間,再回過神來,是有人搖著他的臂膀。

 

「年輕人。」

 

拄著柺杖的灰白髮老先生推了推盧卡斯,他這才慢吞吞地仰頭望向對方。

 

盧卡斯迷濛而困惑的表情讓老先生哼笑,「你坐在這裡做什麼?」

 

老先生歪頭瞧了瞧他手中抱著的機械人,眼神悄悄地沉下來。「你打壞的?」

 

「不是。」盧卡斯一臉沮喪,「被我父親毀壞的。」

 

「為什麼不送回去原店請修?」

 

「我……一時沒想到。只是覺得,密密被我爸打死了。」

 

「密密?」

 

「我幫她取的名字。她是我的女朋友。」

 

老先生聽了,在盧卡斯身邊坐下,「你去紅燈區找的?」

 

「嗯。」他的眼神黯淡,「被我父親發現密密是機械人,趁我上班不在家,我爸就……就……」

 

他的話沒說完,最後只用眼眶泛紅來答覆。

 

老先生瞧了瞧損毀嚴重的密密。「你不敢送回去紅燈區修理,也是正常的,這筆費用不貲。」

 

盧卡斯沮喪地問:「修理,有用嗎?」

 

「這嘛……要看裏頭的元件損毀多少。以及記憶晶片是否有毀壞。」

 

「只要花錢,密密就能回來我身邊?」

 

「你很希望她恢復如初嗎?」

 

「我希望她……可以繼續陪伴我。」

 

「好吧,我盡力。」老先生朝前方的車水馬龍招招手,停在路邊的高級車輛隨即走下兩名黑衣保鑣。他對著兩名男子說:「將這型號者抱進去。」

 

盧卡斯反應不及,緊抱著密密不放。「你們……」

 

老先生說:「放心吧,只是要幫你修理這個型號者。」

 

「真能修好嗎?」盧卡斯從口袋掏出機械耳朵,「密密都被打得殘缺不全了……」

 

「盡力。」

盧卡斯聽了,才將密密交到保鑣手裡。

 

「為什麼你可以幫助我?你連費用都沒說……這、要多少錢?還有,你能修復?你又是誰?」

 

「我嘛……」老先生看著他,像揉孩子般摸摸他的頭,「是一個彷彿看見當年自己的人。」

 

「嗯?」

 

老先生眼神向天空飄去,回憶起往事般,說:「我也曾經苦苦追尋那個女人……她被帶走之後,我只能告訴自己不斷埋頭鑽研,看是否……能再做出一個她。」

 

再做出一個她?

 

「什麼意思?」

 

老先生沒回答盧卡斯,僅說:「可惜啊,我終其一生到現在,始終無法製作出另一個她,也因為如此,我相信了,即便是機械人,也是獨一無二,難以複製。」

 

「你口中說的她,是誰?」

 

老先生落寞地回頭望著盧卡斯,「她的名字,叫Ann。」

 

語畢,老先生一步一步走向矮牆間的寬闊大門。

 

盧卡斯的耳邊,飄來他滄桑的嗓音。「這間公司,也是為了追尋她的身影,才有今天的規模啊……如果可以選擇,我願意以這公司的規模交換,只求能換回一個Ann。」

 

盧卡斯聽得懵懂,其中一名黑衣人對著他說:「年輕人,你很幸運。」

 

「嗯?」

 

「他是這間公司的老闆。」

 

老闆?

 

盧卡斯來不及追問,對方已抱起密密跟著往裏頭走,他急忙開口:「等等,伯伯,修理密密的費用是多少?」

 

老先生的背影朝他揮揮手,「不用。費用,你已經給了。」而他看的,不是錢。

 

盧卡斯又是一愣。

 

分明還沒談到費用,他什麼時候給了?

 

「那我該怎麼跟你問密密的後續狀況?」

 

黑衣人幫忙答道:「型號者都有記錄出租或銷售給客戶的資料,放心吧,一旦修復,我們會送到府上。」

 

盧卡斯再度一頓,等他再回過神來,他只看見這棟高樓大廈上,懸掛著巍峨的公司名稱:

 

True

 

迷情櫥窗(1)

迷情櫥窗(2)

迷情櫥窗(3)

迷情櫥窗(4)

迷情櫥窗(5)

迷情櫥窗(6)

迷情櫥窗(7)

迷情櫥窗(8)

迷情櫥窗(9)

迷情櫥窗(10)

迷情櫥窗(11)

迷情櫥窗(12)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