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七)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下班之後妳先去老地方等我。」海傳給我訊息,說今天晚上可以抽點時間陪我,我開心地快速收好東西離開公司,自己到「老地方」開了房間,然後問海要下班了沒。

 

房裡冷氣非常冷,我洗好澡之後緊緊裹著棉被,打開電視轉著幾台都是A片。一時興起,我離開床鋪站到鏡子前,全身光溜溜因為冷而微微顫抖,我拍了幾張裸照傳給海(「妳怎麼可以把裸照傳給他,外流怎麼辦!」蓓蓓總是這樣說。),要他趕快過來,不然晚點又要回家陪妻小了不是嗎?

 

海始終沒有回覆。離退房只剩二十分鐘,我穿好衣服拿了包包,呆坐在房間裡,消磨最後的時間,打給海則是直接進入語音信箱。海真是個又要婚外情,又不能好好照顧小三的男人。我在心裡自嘲,起身回家。

 

 

「妳的照片好美,我好想妳,我今天會接妳去老地方好不好?」一週都沒和海聯絡,他把姿態放到最低,雖然一樣只是想和我做愛。離開公司的時候,他就在對面咖啡廳等著,我去找他,跟他說以後別再見面了吧,做愛也做膩了,要交炮友的話換一個吧。(「聽起來像是在講氣話。」小鹿說,她完全不認為我有辦法下定決心離開海。)

 

她說對了,當晚我們還是上了床。海今天壓到我身上的時候,感覺特別的沉,進入時我還沒有很濕,感到有點疼痛,可是海卻很快地抽插起來。他的肩膀擋著我的臉,猛烈抽送的時候我覺得陰道裡十分熱辣,在很激烈時我被海壓著幾乎喘不過氣,我試圖推開他,但他卻緊擁著我。

 

海狠狠和我做了三次。第三次的時候,他幾乎都在半軟狀態,肉棒時不時滑出來,無力再衝刺。我摸摸海的頭髮,告訴他說我們抱著休息吧,沒關係的。他按住我的手腕,眼神可憐地看著我,然後用力把臀部往裡推;我還是能感覺到他在裡面,我雙腿環抱著他的腰,你喜歡就繼續吧,我吻了海,但一點也不懂這樣還繼續做的原因是什麼。

 

「我老婆之後要回去上班,寶寶有保姆顧,我會有更多時間陪妳。」海一隻手讓我枕著,那是我們慣有的姿勢。在做愛之後聽你老婆啊小孩的,特別消火欸,我提醒海。「我只是希望妳不要離開我,我想講清楚我們的狀況處境。」我聽了這些話,沒有給海任何回答。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