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10)

圖/Shutterstock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1)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2)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3)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4)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5)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6)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7)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8)

姊姊,我可以喜歡你嗎?(9)

 

 

「我離過婚」這句話從詹詹口中說出來,我多希望是我聽錯了⋯

本來兩個人正纏綿悱惻,空氣卻也隨著沈默凝結,兩人緩緩分開,慾望的溫度也迅速下降。

 

「沒有小孩,跟前夫也沒有聯絡了」詹詹又抱膝坐著,一樣撩人的姿勢,卻多了一種惹人憐愛的無助感。

 

等等?!這樣她跟單身不是一樣嗎?沒有小孩的話,代表跟前夫也沒有聯絡的必要,男人就只怕舊愛來搶啊!

 

「我不介意!」這麼一說,詹詹瞪大了圓滾滾的眼睛,馬上就淚汪汪的。

我把她一把抱進懷裡,她撲倒我胸口啜泣。

說也奇怪,這種時候想做愛的感覺又來了,她明明哭得這麼難過,我竟然好想跟她翻雲覆雨⋯

 

詹詹哭著哭著終於抬起頭,我擦擦她的淚水實在忍不住了!我親了她!彼此的嘴唇緊密在一起,沒有舌吻也不是什麼法式熱吻,就只想兩個人嘴巴交疊著,好像就是最好的「預熱」。

 

果然當我們依依不捨將唇瓣分開,兩個人很有默契的脫掉衣服,過程中不斷親吻彼此的身體,尤其她白嫩的脖子,而她喜歡親咬我的肩膀。

我掀開她的白色內衣,粉紅乳頭堅挺,在舌頭的舔舐下感覺到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呻吟時腰背拱起而我貼在她的胸前,像芭蕾舞者的完美Pose優美。

她的身體香香的,鼻子滑過她細緻軟嫩的身軀,從前腹到側腰,都瀰漫著屬於她的香味。

 

白色薄透的內褲包著她小巧臀部,蜜穴浸淫我們的慾望,溫熱的穴和溢出的淫水,手指一伸就能控制她的嬌喘,讓人好喜歡這樣的畫面,好想拿起相機紀錄下來。

 

好想再看久一點這樣的畫面,手指一動,她就抓著我哀求,「我想要」淫蕩又可憐的模樣,哪個男人受得了。

 

我掏出早就硬邦邦的老二,在蜜穴外劃圓挑逗,她兩腿夾著我,扭動臀部渴望被塞滿。

接著是最精華的一刻,插進去的瞬間堪稱最棒的一秒!

前面所有的慾望都得到救贖,還有更加的放大,更想幹壞她的慾望。

 

老二在她濕潤的陰道裡,溫溫熱熱的,時不時夾緊的刺激,再看著她迷離的眼神,人生沒有比現在更爽的時候!

喜歡先慢慢的抽插,沒有壓力也不耗費體力,她也可以調整自己舒服的角度,直到我們都爽了一會之後,再加快抽動,噢噢天啊!原來真的還能更爽⋯

 

好想射啊!

 

「要不要換個姿勢?」太害怕這樣下去我就要繳械了,詹詹一個翻身就坐了起來,我就躺了下來。

蜜穴從上面夾緊老二的快感又不太一樣,詹詹纖細的腰前後擺動,老二的刺激又更加猛烈,這種無法自己控制的情況,讓快感來臨無法掌握啊!!!

 

啊啊啊~我真、的、好、想、射!

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時候,詹詹的蜜穴突然抽開了,我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她卻一口含住我的龜頭,右手熟練地抓著肉棒,我的快感又來了來了!龜頭一直有濕濕熱熱的東西刺激,我已經分不出來詹詹的舌頭到底怎麼調戲我,不出十秒就口爆她了⋯

 

這是我少少的性愛經驗裡,頭一次感覺到高潮的多元化,原來除了射精那瞬間無敵爽之外,更多時候在爽爆的邊緣,反而更爽。

 

「那妳願意跟我在一起了嗎?」詹詹躺在我的臂膀,兩個人已經累得隨時能睡著,然後我這個白痴含著睡意脫口而出⋯

 

   

 

《下週三待續》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