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九)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七)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八)

 

 

「如果要分開,至少當面說清楚吧!」海傳了訊息給我。

 

我和小鹿都無精打采,點了餐卻沒吃幾口,蓓蓓看了忍不住說妳們怨念也太深,連陌生人都看得出來妳們失戀了。小鹿問我,一定要和海當面分手嗎,如果海挽留那我一定招架不住。但我還是赴約了,不知道為什麼拒絕海總是很難。

 

海牽著我的手散步一小段路,我們依然有說有笑,不像要談分手。回到車上,我們各自沉默,海摸摸我的頭髮,說一如往常繼續下去好不好。我搖頭。海很快吻過來,他的鬍渣刮過我的唇,有點刺癢,他口裡很乾,我們吻得很急躁。我很想推開海,可是他緊抓住我的手腕,被他半強迫接吻我感到難受,但卻感覺陰道緊縮,湧出淫水。

 

海拉開我的內褲,問我為什麼這麼濕了,他用手指撥弄陰部的唇瓣,另一手撫摸我的臉,然後把手伸進我呻吟微張的嘴裡,問我要不要幫他含。我彎下身解開他膨脹的褲頭拉鍊,把硬挺的肉棒掏出來放進嘴裡,不斷吞吐。混合著汗腥和尿騷的味道,我含著龜頭覺得嘴裡很乾,海興奮地撩撥我的頭髮,告訴我再吸這麼用力他就要射了。

 

進到旅館房間,海把自己脫個精光,以大字型躺在床上,喚我過去為他口交。我乖乖聽他的話,跪在他雙腿間,把臉埋進去含住肉棒,他不客氣地把手伸進我衣領搓揉我的胸部。剛才在車上的前戲已經快讓他招架不住,「讓我射妳嘴裡!」才講完我就感受到一股熱流在嘴裡,腥味和黏稠感,我注視海的眼睛,皺著眉頭全吞了進去。海很滿意,摸摸我的頭,要我到他身旁躺著。

 

「那就分手吧,妳高興就好。」海說著,嘴角得意上揚,「等哪天妳想做愛還是會來找我。」我聽了覺得很錯愕,掙脫海的臂膀起身,然後準備要走了,海抓著我的手,問我去哪裡,我搖搖頭甩開他。

 

海很幼稚。我心裡想,我就是喜歡他對婚姻很無所謂,一種近乎天真的出軌的心態,然後我把這一切錯當成一種可愛。

 

走在馬路旁我覺得口很乾,旅館離捷運站有一段距離,精液的腥味在我嘴裡揮之不去,我忍不住乾嘔,等到了捷運站廁所,我不斷漱口,捧水洗臉,妝都花了。其實海的天真我也有,我跟他一樣幼稚,早在我們第一次奮力做愛的時候,我就清楚知道了。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來和黛西說悄悄話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