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我的佛系炮友(1)

圖/shutterstock




  • 不曖昧勾引、不言語煽情;緣份到了,自然進到身體裡。

阿峯,他是我的佛系炮友。


– – – – – –


距離分手剛過一個禮拜,朋友都覺得我應該還沈浸在失戀的傷痛裡;但自己也說不上來是太難過,還是壓根不傷心,總之我只存在著麻痺。比起要收拾過去四年的感情回憶,我更希望一掃而空,直接重新歸零。


我沒辦法思考太多,我只知道我想要有人陪,身體也需要慰藉;於是我註冊了學長推薦的BBS「花語」。學長說過,「花語」相當於升級版的PTT西斯版,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所有一切關於情慾的人、事、物,都有機會在版上遇到。想要解放或者墮落自我,去「花語」晃一圈就對了!


我在自介版簡單的留下我的資訊,隨手敲上一句“Turn me on if you can.”。隨之而來的,是那雪片般的站內信。一張張的肌肉照、肉棒照,看得我實在很膩;更多的是淫言穢語說著多想幹我、如何幹我,更讓我覺得索然無趣。


倒是有一封站內信引起我的注意,自然平淡的述說著幾行字句,卻令我感到好奇。

「我叫阿峯,也可以叫我Fred。峯是山字頭在上面的峯,不是在左邊的峰。我這個人沒什麼特別,每天大概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爾上健身房跑跑步機、跟朋友去射飛鏢,然後很喜歡聽草東沒有派對。如果妳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加我的LINE。」

好,一股說不上的暖心感,就決定是你了!阿峯。


我加了阿峯的LINE,沒有寒暄太多句,我直接約他明天下班後見面;他說他是一個很無聊的人,我說沒關係,如果真的合不來,那也是可以一拍即散。嘴上是這麼說,但我心裡有種預感,這個人也許可以陪著我走一段。


 

出了捷運站,我認出他的車牌。上了車之後,發現他似乎是個靦腆無害的大男孩。

「想先吃晚餐嗎?」他問。

「我想吃你。」察覺到阿峯一絲絲的羞澀感,我立刻接著說…

「開玩笑的!但還是直接去旅館吧,我剛剛在公司已經吃過了。」


進到房間之後,我倆先是坐在床上相視,等不及誰先開口劃破沈默,我逕自跨坐到他身上,雙唇毫無羞恥的湊合上去。

乾涸枯乏的心,在他的暖舌間,我試圖尋求甘霖般的滋潤…纏繞交織的熱吻,讓我貪婪的想要更多…我移動著手沿路往下探,我能感覺到他的褲子已開始微微鼓脹…那逐漸硬挺的紮實觸感,讓我感到臉紅興奮…我脫掉他的上衣,游移著親吻他的身體…

我輕舔他的右胸乳頭,手指也不安份的逗揉他的左胸乳頭…舌尖的不斷挑釁,似乎也勾起阿峯的性慾…他的身體開始細微喘動,然後他默默地呻吟一聲,接著扶起我的臉說…

「我們先去沖個澡吧。」


Mrs. Red’s Neverland

Mrs. Red

幻想成為人妻的輕熟慾女。
被孤寂吞噬的城市裡,我們都渴望歸屬。
歡迎來到Mrs. Red的夢幻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