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床技新鮮、持久滿點?那夜我和小鮮肉上床

圖/shutterstock

 

 

「欸,現在又流行『年下男』囉?」S躺在床上追劇,一邊問我:「妳不是和弟弟交往過,被鮮肉撲倒是什麼感覺?」她開始幻想弟弟一定很體貼,少了大男人的氣燄,撒嬌式的張開雙手熊抱妳;和充滿年輕氣息的男孩在一起做什麼都新鮮,做愛的時候活力滿點,為姐姐的魅力傾倒。


「妳上次才說大叔成熟體貼,現在弟弟也溫柔體貼,只要是帥哥全部好體貼吧!」我故意潑S冷水,因為聽太多她的「大叔夢」、「鮮肉夢」,她反駁說這兩個的好不一樣嘛,都體驗過人生才圓滿呀。


會跟弟弟在一起,或許真的是因為拗不過他的撒嬌。「我很喜歡妳,妳的一切、妳的成熟,而且妳真的好美。」男孩每天都向妳傾訴他的愛慕,聽久了心也跟著暖,聊天好一陣子,終於答應和他約會。「那我可以抱妳,牽妳的手嗎?」弟弟在前一天這樣問我,可是我們見面那天他卻非常禮貌。


我們並肩走在一起,他像小孩一樣張大眼睛,告訴我這裡他沒逛過,是第一次來。弟弟的側臉對著我,眼神柔和,鼻樑挺,臉部線條乾淨,我一直望著他,我在製造機會,但他只和我對眼一秒,就低頭傻笑。


我按捺不住,不想浪費美好時光,我主動牽起弟弟的手,他立刻轉頭望著我,然後露出非常開心的樣子。


 

一進到房間,才拖了鞋,弟弟把我抱上床,然後自己害羞地坐在床沿。我起身吻他的唇,脫去他的上衣,他上半身精實,肚腹平坦;在我主動之後,他也褪去我身上的衣服,解開內衣,兩顆渾圓的乳房在他面前,他靠上來吸吮。


我忍不住呻吟,扭扭身體在床上躺下,弟弟抓著我腳踝,親吻我的腳趾,伸出舌頭搔癢我的腳掌,沿著小腿肚到大腿之間,然後把臉埋在我的私處,又吸又舔,我抓著弟弟的頭髮,讓他緊緊貼在我的下體。


對於服務姐姐,弟弟非常勤奮,前戲到現在他的牛仔褲都還沒脫,他把手指深入陰道,摳幾下就濕了床單;舒服嗎?他撥撥我前額的頭髮,小聲地問,到插入前的最後一刻,才脫去所有衣服,「我感覺好脹好硬。」他兩腿間的肉棒直挺挺,面露懇求,讓我插進去好不好?他俯身向前,挺進臀部,快節奏地擺動起來,陰道被他硬挺的陰莖撐著,我抓住他的手臂,感受他每一下抽送。


「所以弟弟很行嗎?」S又在胡思亂想。很行的男人就很行,不行就不行。「那弟弟真的都很愛撒嬌嗎?」S追問。剛好他是軟萌的個性吧,我推了一下S的頭,要她別再給弟弟貼標籤。「好好好,不問妳了,我自己去找一個。」S抱著手機,講完自己都笑了。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