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的佛系炮友(4)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的佛系炮友(1)

我的佛系炮友(2)

我的佛系炮友(3)

「阿峯…我今天不想回家自己一個人睡…我們可以在外面住一晚嗎?」我的頭貼在阿峯的胸膛上,故作撒嬌地問。

「可是明天我們都還要上班耶…而且…」

「而且什麼?」沒等阿峯講完我就急切地問。

「也沒什麼啦…就剛好明天是我的生日…同事好像要幫我慶生…」

「是唷…原來明天是你的生日…那…啊!你等我一下!」我匆匆地穿上衣服,沒聽清楚阿峯跟我說些什麼,我就拿著房卡往門外跑去。

回到旅館、打開房門,阿峯正傻傻地坐在床沿等我。

「登愣!你看這是什麼?!」我興高采烈地奔到他面前。

「這麼晚了妳去哪裡買到的蛋糕啊?」

「欸拜託!我是騎著YouBike奔波好幾間便利商店才找到的!還好現在便利商店真的什麼都有!」我自豪地回答。

「謝謝妳耶…呵呵…」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孩因為羞澀感而搔起自己的頭髮;阿峯真是越看越覺得親近,也更加可愛。

我將小蛋糕的塑膠盒拆開先擺在旁邊的矮櫃,然後開始脫掉身上的衣服。

「你又要幹嘛了啦…」 阿峯心切地問。

「玩點新花樣啊!沒有買到蠟燭只好換其它方法囉!」

我靠躺在枕頭上,接連抹了三小坨的奶油,分別塗在兩邊乳頭,還有我的三角地帶。

「快點!換你來舔奶油囉!許願的方式是,你每舔掉一個部位的奶油,就可以許一個願望;最後下面的這個地方,願望可以放在心裡就好!來吧!」聽我說完,阿峯緩緩地移動到我身旁,臉上的表情是越顯五味雜陳。

他先輕輕地吸吮我的左邊乳頭…

「希望家人跟朋友都平安健康,這是最重要的。」

「嗯嗯,繼續吧!」

接著換到我的右邊乳頭…

「希望我能賺更多的錢,早點讓媽媽過安穩的生活。」我摸摸阿峯的頭髮,送給他一抹微笑。

「最後一個你可以放在心裡不用說出來沒關係。」

接著就是一股濕潤溫熱的暖流,從敏感核心逐漸蔓延至我的心臟地帶…然後繼續往我的腦袋流動…一種很舒服、很溫暖的感覺拂過…好似徜徉在春日和煦的陽光裡。

阿峯開始用舌尖微微地試探著陰蒂…既緩慢又輕柔地掃過…舌尖的不斷刺激造成我的思緒紊亂…通透酥麻的感覺讓我快要不能自己…

回過神來,我用雙手捧起他的臉。

「祝你生日快樂,希望你的願望都能實現。」語畢,阿峯淺淺地在我的唇啄上一吻。

「真的謝謝妳,我很感動。」然後他緊緊地抱著我。

我們交頸相擁,是真正的快樂,是真摯的祝福,是真實的你和我。

Mrs. Red’s Neverland

Advertisement
Mrs. Red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