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我的佛系炮友(5)

 

圖/shutterstock


我的佛系炮友(1)

我的佛系炮友(2)

我的佛系炮友(3)

我的佛系炮友(4)

 

 

「妳搭捷運回家注意安全。」阿峯貼心的說。

「吼…你都不問我的名字耶…也不主動約下次見面…」我噘起嘴看著阿峯。

「我覺得妳想說的話,自然就會說了…而且,要約下次見面,我也是尊重妳的意願,看妳。」

「你都這樣…好吧!那這個週末一起去海邊好不好?」我一邊說著,一邊拉著他的手搖晃。

「嗯可以,妳想去我們就去。」

「好!那…你以後可以叫我莎莎!拜囉!」下車前,我悄悄地在阿峯臉頰送上一吻,滿心雀躍著,好期待假日的踏浪輕旅行。

 

– – – – – –

「他明白 / 他明白 / 我給不起 /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我靜看著阿峯的側臉;雖然車窗是半開著,但音樂聲響還是幾乎蓋掉那些呼嘯而過的車輛。

「這是草東的歌唷?」我問。

「對呀,妳怎麼知道?」

「因為你在站內信有說喜歡他們。可是他們的歌感覺都很厭世耶…」

「還好吧,就是聽聽社會不同面向的聲音 。」

「那我以後也要一起聽!」聽我說完,阿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專注的開車。

 

– – – – – –

 

車子才行駛約一半的路程,我們就決定在便利商店附近稍作休息。

「太好了!我最喜歡吃香草口味的冰淇淋!這種天氣真的是超級熱!」明明才六月,氣溫卻早已炎熱不堪;如同火上澆油,所有的感官情緒都同步放大著、躁動著。

 

「欸妳幹嘛啦…這很冰耶!」阿峯的手臂被我抹了冰淇淋;我不發一語,只是古靈精怪般的,自顧自的舔掉他手臂上的冰淇淋…然後舌尖繼續調皮的輕拂過他整支手臂。

快要融化掉的冰,在我玩食物的巧手下,沿路從手臂…滴答滑落至手背上…再更故意一些滴到他的大腿內側…

我開始興起胡鬧,柔柔地舔舐著…吸吮著…阿峯先是想隱隱抗拒…卻又禁不住的配合起我;於是我變本加厲,嘴唇隔著薄透的海灘褲,不斷地磨蹭著他的雄偉…直到褲子由鼓脹轉為硬挺…我才暫時停止撒野。

接著,我又舀一口冰送到嘴裡,凹著身子,硬是拉下阿峯的海灘褲及內褲,然後緩緩地…完完全全的深含住他碩偉的陰莖…小心翼翼的上下吞吐著…

「啊嗯…嘶…啊啊…」阿峯低微的呻吟…

舌尖上的沁涼還在,我順著再往下拉些他的褲子,吃力的喬著身體…一面舔著他的蛋蛋…舌尖仔細的繞畫每一寸皺褶表面,然後再靈活的像螺旋一般…由最底部上繞至充脹的龜頭…直到馬眼處,分泌出的興奮汁液,讓舌尖更是使壞的想要畫圈往裡面鑽…舌片左右來回游移著…終究忍不住想要大口的吸咬肉棒…又甜又鹹的滋味,四溢我貪婪的嘴。

 

「早知道就買根冰棒給妳吃了…」不理會阿峯無可奈何的酥癢難耐,在烈陽下的熾熱火慾,我只沈浸於嘴裡的滾滾燒燙。

 

Mrs. Red’s Neverland 

Mrs. Red

幻想成為人妻的輕熟慾女。
被孤寂吞噬的城市裡,我們都渴望歸屬。
歡迎來到Mrs. Red的夢幻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