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四)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七)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八)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九)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三)

 

 

我打電話給蓓蓓的時候,或許他們正做到一半。蓓蓓看到是我打來的,就算半醉半醒也堅持要接,杰壓著她不讓她下床,蓓蓓不斷尖叫,廉價旅館的隔音不好,杰怕會引人注意,只好讓她接電話。我沒想到打電話過去會知道蓓蓓和杰單獨在旅館,又一直聽到他催促她講完快回到床上,我叫蓓蓓別掛電話,我和小鹿會馬上過去。

 

蓓蓓看起來很狼狽,她的手臂被杰捏出瘀青,大概因為醉了才沒發現,杰的肩膀和手上也有抓痕,是蓓蓓的傑作。「是她先說要開房間的!」杰說,他絕對沒有強迫她,這時候蓓蓓也回嘴:「對啊是我先講的。」我拉住她,問她真的沒事嗎?我們就這樣直接離開真的可以嗎?蓓蓓笑著點頭,一把抱住我,杰則是惡狠狠盯著我們,叫我們別想誣賴他什麼。

 

「妳幹嘛跟同事當炮友,現在兩人都不爽,之後上班怎麼辦?」小鹿責怪蓓蓓,我說還是趕快回去要緊,蓓蓓喝醉了,妳講什麼她聽不進去。

 

幾天之後蓓蓓接到大叔電話,問她要不要見面。他們聊了好久,像還沒分手時那樣,她答應明天下班讓大叔來公司接她。

 

當蓓蓓下班的時候,她不知道杰就在她身後,他看到她和大叔揮手,特別開心的樣子,杰打量大叔很久,不屑地瞪著他,連大叔都發現了,告訴蓓蓓那個人很奇怪。

 

後來她把一切都告訴大叔,當他們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她手臂還留著瘀青,所以她就說了,她說沒想到杰會強壓著她,如此粗暴,本來單身後想試著接受新的追求者,結果好難。

 

大叔輕輕撫過她手上的傷,什麼也沒說。蓓蓓翻到他身上吻他耳朵,鼻子在他鬢角的白髮磨蹭,她覺得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她把自己脫個精光,坐在大叔身上,私處貼著他的陰莖,她在想他硬了嗎?解開襯衫的扣子,大叔胸膛袒露,胸部間稀疏的毛髮,稍微鬆弛的肚皮,蓓蓓趴下去親吻,沿著肚腹慢慢往下,就在她要褪去西裝褲的時候,大叔卻把她拉起來。

 

「今天沒辦法。」大叔拒絕了蓓蓓,她很錯愕。「妳手上的傷還在,剛聽完這種事我真的不行,我都不知道妳為什麼可以?」蓓蓓抓著大叔的手,要他愛撫她的乳房。我沒事呀,那天雖然不開心但我好好的,你吃醋了嗎?蓓蓓看著大叔起身,說要到樓下抽菸,她只好也把衣服穿回去,自己在房間等待一支菸的時間。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黛西的IG

來和黛西說悄悄話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