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八)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七)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八)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九)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七)

 

 

搶過手機,就是一陣大吼大叫:「我每天都想上床,我要跟別人上床!」小鹿說完就把電話關機,然後丟給我,說今晚不需要這個東西。妳別想搞失蹤,我告訴小鹿,別想和這個男人一夜情,然後因為沒有手機都找不到妳。

 

「妳管我?妳跟有老婆的人做愛我有管妳嗎!」小鹿喝很醉,所以才這樣對我說,但我當下完全無法控制自己,被她的話給氣瘋了,頭也不回直接離開夜店。

 

凌晨一點多,被朋友的話惹得嚎啕大哭,我決定在路邊等冷靜下來再搭計程車回家。我打了兩通電話給海,他沒有接,照裡講他本來就不會接,應該是在家睡覺吧!可是我現在好想找他說話,轟他回醫院照顧小孩後,我們都沒有見面。

 

撥出第三通電話,響了好久,不會接了吧,當我要掛斷時,電話被接起;「喂?請問是哪位?」是海的妻子。

 

「我找海。」我故作鎮定。「他睡覺了啊,這麼晚有急事嗎?」海的妻子有點不耐煩,電話那頭傳來小孩哭聲。「我明天再打」我說。掛斷電話,我心跳好快,眼前一輛計程車經過,我攔了就上車,腦中一片空白。

 

能夠再和海見面,是因為海想要當面罵我一頓。那種時間打電話是故意的吧?我沒回答他。他坐在床沿,要我過去讓他抱,我在他懷裡鑽啊鑽,然後哭了起來。海摸摸我的背,吻我額頭,「妳不知道這樣多危險。」那通電話讓海和妻子解釋好久,講太多又怕像作賊心虛。

 

海在床邊跪下來,捏捏我的小腿肚,要我別太緊張,我們約會是為了開心,不要這樣擔心害怕。他吻我腳背,親親腳趾,把頭埋到我雙腿間,我躺下呻吟。褪去內褲,他對私處又舔又吸,我感覺陰道緊縮,流出淫水,身體越來越敏感。我總是很渴望海。

 

他站在床邊解開褲頭,肉棒已經很硬,他雙手撐開我的膝蓋,直接進入。他要我屁股抬高點,說今天真的好緊好爽,他猛力抽送,小穴被插的又熱又辣,我雙頰潮紅,不斷淫叫,要海饒了我,他把我翻到背面,站著抽插力道更大,肉體碰撞啪啪作響。

 

高潮之際,海脫口說:「要給妳點教訓,妳不乖、不聽話……」,什麼意思?我盡力轉過頭,問海:「這是什麼意思?」,他壓著我的背,只說要射了,沒有理我的問題,我心裡不太舒服,想停止這一切,但海壓上我的背,奮力抽送直到射出。

 

黛西的IG

來和黛西說悄悄話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