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的初戀情人,卻是我的床伴

Share

圖/shutterstock

「聽說這次同學會,我的初戀情人也會去,好緊張啊!」

阿凱是我大學其中一個比較要好的學弟,從以前大學時期就跟在我屁股後面,一天到晚學長學長的叫。一直到畢業後工作了,他都還是跟以前一樣,時常一有什麼屁事就要聯絡我。

「學長,不然你陪我去吧?這種場面你應該很能hold得住。」阿凱說。

「你別鬧吧!人家同學會一般都是帶女朋友去,哪有人在帶大學學長去的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你男友吧!」我差點沒從他頭上敲下去,有時候真不知道他腦袋到底裝什麼。

「拜託啦學長,你在的話比較能現場指導我,看這次能不能有機會跟她搭上線。」看到單身許久的阿凱苦苦哀求,我也是動了點惻隱之心。最後菩薩心腸的我還是答應了他這個不合理的請求。

「那你現在給我講一下她的背景,跟你們當初發生了什麼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雖然這種良家婦女對我來說是手到擒來,但畢竟主角不是我是阿凱,所以我還是必須要汲取多一些有用資訊。

「她當時是我們班上的班花,功課又好人又安靜,班上很多男生都暗戀她,當然我也是其中一個。那時候我天天都寫情書給她,本來都沒有署名,她也不知道是誰寫的,但有一次我趁體育課結束之前溜回教室又要偷偷放信在她抽屜裡,誰知道她剛好回教室拿東西,就看到原來信都是我放的。後來有天她竟然把一堆信放在我抽屜裡,原來是我之前寫給她的信她都有回,只是不知道對象是誰所以一直不知道要給誰。從那次之後我們好像就有點默許似的在一起了,但後來她轉學到台北的高中,我們就沒再聯絡了。」阿凱說得一臉失落。

「所以你們根本連純純的愛都不算嘛!連手都沒牽到過!」我鄙視地說。

「嘿嘿嘿嘿嘿嘿這你就猜錯了。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圖書館念書,念到過了晚飯時間,我送她回家的路上有親了她,還牽了她的手。她很害羞地好像是罵了我吧但又像是打情罵俏的那種罵。」我猜想這大概是阿凱此生最榮耀的時刻了吧!

直到阿凱同學會那天,見到他的初戀情人,我整個人都要暈了。

世界就是這麼小,阿凱的初戀情人,竟是我多年前的一個炮友。

我記得她當時已婚,老公長年不在台灣,感覺得出來她很寂寞也很想要小孩,但因為夫妻聚少離多(我猜想她老公應該在國外也有不少溫柔鄉吧!),所以她始終沒懷上。

我跟她會認識是因為她的好姐妹是我們公司的業務,有次同事聚餐完了大家還沒盡興,於是找了附近一家KTV就去唱歌。我們公司那位業務同事就找了她好姐妹,也就是阿凱的初戀情人一起過來,那天晚上我把喝醉的業務同事載到家之後,在同事的拜託下也把阿凱的初戀情人送回家。可想而知一個寂寞許久的少婦很難抵擋我英俊瀟灑的帥氣外表(好啦我是說當年啦!),在我幾句聊騷之下她很快就濕了,於是就邀請我到她的「主臥室」大戰了幾回合。

我知道她也認出了我來,但我們彼此都沒有戳破什麼,假裝是第一次見面。阿凱一副見到女神似的哈巴狗模樣快把我笑死了,最後我才提醒他「人家長得那麼漂亮,應該早就結婚了吧!」,阿凱才大夢初醒似的一臉惋惜。

唉,殊不知,你夢中那純潔害羞的初戀情人,卻是我床上的騷浪人妻啊!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