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十)

Share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七)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八)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九)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一)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二)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三)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四)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五)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六)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七)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八)

每次戀愛,我都是第三者(十九)

晚上小鹿在群組裡傳了一張戴婚戒的照片,我和蓓蓓都還沒反應過來,就又看到她在臉書向大家宣布喜訊:「我要結婚了!」

當時荒唐的夜店鬧劇,在我暴氣離開之後,余開車來接走小鹿。她大搖大擺和陌生人摟著,彷彿讓余看到那個瘋狂的小鹿­——慾望滿漲,和男孩女孩都上過床。那畫面惹惱了余,他突然想不按規則地佔有小鹿,真他媽的固定時間做愛,他覺得小鹿能放蕩風騷,他也能隨時爆發獸慾。

他在路邊亂停車,後面喇叭聲響起,他下車一把抓住小鹿,摟著小鹿的男人覺得莫名其妙。余把小鹿推到後座,自己也上了車,喝醉的男人拍打車窗大喊,余只管帶她回家。

小鹿醉醺醺的,到家倒頭就睡,可是余的褲檔很脹,他想和她做愛。看著她不省人事,余脫下褲子,站在小鹿身旁打手槍,他動作很快,希望快點射精,但小鹿突然翻身,余嚇一大跳,之後就軟了,心情沒了。他穿上褲子,倒在小鹿身旁,聞到她一身酒氣混雜菸味,覺得反胃,於是拿著被子到沙發上睡了一夜。

大概那天之後,余就下定決心要娶小鹿。他請半天假去挑求婚戒,也訂好餐廳,騙小鹿說只是吃個飯。那天小鹿還沒什麼精神,想吃完早點回家,突然余掏出戒指盒,洋洋灑灑說了一堆情話,「嫁給我吧!」小鹿訝異這男人想娶她,她原本以為他們快結束了。余每次開口問話,都不能讓他等太久,小鹿很快說我願意。

「妳真的要結婚了?」酒吧裡我和蓓蓓張著大眼,看小鹿手指上發光的鑽戒,真不敢相信她要步入婚姻,心裡五味雜陳,又是感動又是羨慕。現在我單身,蓓蓓和大叔藕斷絲連,我們聽著小鹿說要不要當她的伴娘。

關於夜店那夜,小鹿說嫉妒事最好的催情藥,我搖搖頭,說這樣很危險。妳怎麼知道余哪天會不會恨妳?我心想。但唱衰新婚的朋友很白目,所以沒說出口。我們三個人開始挑飯店、手工婚紗店,一邊想著婚禮主題,還吵著要去夏威夷結婚,說一堆不切實際的妄想。小鹿把價位合理的飯店寫在筆記本裡,說要回去問余的父母,我們天馬行空的幻想頓時中止,我和蓓蓓告訴小鹿,需要幫忙我們都在,任何事都可以。

「結婚後我還會是我。」小鹿說。我們三人擁抱,彼此微笑,各自消失在人群裡。

(完結)

黛西的IG

來和黛西說悄悄話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