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約炮、劈腿後交往……渣男婊女絕對不會過得好?

Share

圖/shutterstock

每次有人問我是怎麼和男友認識的,總是難以啟齒。所有美好的戀情彷彿都該有個「美好」的開始,一見鍾情或彼此依靠,最重要的是兩人在關係裡必須乾乾淨淨,誰先和別人曖昧,騎驢找馬、無縫接軌甚至直接出軌,渣男婊女,都該下地獄。


「還好我們朋友圈中沒有這種婊子!」友人笑著說,講著哪個女的吃相難看,偷吃劈腿,我聽的膽戰心驚。


或許真的只是因為慾望滿漲。在交友軟體上認識H的時候,像是一根刺扎在皮膚上,又痛又癢,在男友身邊時就把H封鎖,可是心情不好或無聊難耐的時候,卻想找H說說話。


「反正我們只上床,跟妳男友沒關係吧!」H拿一堆歪理說服我,我一直死守著不敢答應。我們聊色調情,分享過去失敗的幾段戀情,再講到工作生活。


我要H給我看他的身體,沒想到我會比男人先開口,他在鏡子前赤身裸體,黝黑的皮膚、雙腿間濃密的毛髮襯著垂下的陰莖,我像個天真的小女孩,彷彿得到珍貴的禮物那樣開心,那是過去在其他性愛中未曾得到的快樂。

或許那一刻起我就愛上H了。我們相約見面,說好就只是打炮,那天晚上我們纏綿好久,在床上褪去彼此的衣服,壓抑不住陰道的潮濕,H用手指進入我,時而溫柔時而粗魯地撫摸,讓床單濕成一片。他伏到我身上,緩緩進入,腰臀快速擺動起來,每次抽插都觸碰到最敏感的位置,我放肆呻吟,好像這輩子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做愛那樣,放任自己幾次高潮後,在H身邊沉沉睡著。

從此我們無法只是做愛。我和男友分手,和H相戀,這過程很快,對我來說就像活生生剝去一層皮。

「劈腿的人都很懦弱。」我執著於故事的開頭,想著我和H有多不堪,雖然沒人能保證哪種相遇方式可以幸福長久,但是約炮、劈腿……他們總說這種人必定自食惡果。

朋友生日那天,我們一群人去夜店狂歡,舞池裡男人和我貼的好近,久違地放縱和醉意,讓我和他一起熱舞起來。你有沒有女朋友?我問。男人笑笑,說自己兩個月前分手了。「我死會了!」我貼在男人耳邊說,「我劈腿上一任男友,和現在這任交往。」說完我忍不住大笑,開心喝光手中那杯酒。

在舞池裡迷幻燈光下,男男女女緊貼彼此的氣息,我們情慾滿溢,把未知的美好託付給這短暫的夜晚。惟有在這樣的夜晚,或許我的故事可以交給陌生人。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