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男人都愛「早安口交」?好想在他睡夢中偷偷口愛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看我男友手機啊,他說很愛『早安口交』!」J向來愛偷看男友手機,常把男人間的嘴炮當真,今天她像發現什麼天大的秘密一樣,跟我說她男友一定喜歡在睡夢中被口交喚醒。「我決定今晚就試試看!」J看起來一頭熱,逗得我哈哈大笑。

一年多以前,J才交到人生中的初戀。由於愛情來得晚,她覺得身心靈在漫長等待男人時,已經完熟到不行,所以接下來的時光她要用滿滿的愛和性填滿。「畢竟妳們學生時期談戀愛的時候,我只有讀書啊!絕對要彌補回來!」

於是J大膽嘗試陌生的性愛,主動挑逗男友的敏感帶,為他口交、打手槍,她幻想每一次在床上都是熱辣辣的激情,他們會做愛到渾身是汗,卻仍緊緊相擁不捨分開。

相關文章

「結果我臉快痠死了,他卻說我口交只有弄痛他。打手槍時也是,手已經要斷了,他就是不射。」J發現床上大冒險其實困難重重,她沒能輕易過關斬將,而且別說她自己了,男友每次不也只懂橫衝直撞,震得她腸子都要掉出來,卻不曾高潮。

我不忍心告訴J,「早安口交」不是萬靈丹。

以前我很享受和男人做愛後,他癱軟在我身上,我撫摸他流滿汗的背部,吻他額頭,想著剛才衝刺時他挺腰擺臀,賣力的模樣特別可愛。

高潮後的男人沒多久就睡著了。早晨我醒來,滑滑手機後轉向男人,他一邊睡一邊打呼,全身赤裸抱著棉被,像個小孩。我親吻他的唇,他翻身,陰莖直挺挺地站著,堅硬的樣子看上去很有精神。我忍不住偷笑,覺得男人這樣好性感,也很惹人憐愛;我把嘴湊過去,伸出舌尖輕舔龜頭,他好像更硬了。

我含住他的陽具,用溫暖的嘴包覆住,舌頭舔弄龜頭,一邊吸吮,肉棒在我嘴裡進出,底下我的小穴也跟著潮濕。柔軟的嘴唇和舌碰上光滑硬挺的陽具,我感覺口中不斷分泌唾液,全身神經慢慢變得敏感,伸手按摩陰蒂,幫男人口交也幫自己手淫;我忍不住嬌喘起來,不斷呼氣在他的肉棒上,等會就爬到他身上,直接坐下去,讓粗硬的陽具進入小穴裡,撐開淫水氾濫的陰道。

正當我起身,想切入正題的時候,卻發現男人依然熟睡,我伏到他身上,幾次都沒能讓他進入我,我伸手去抓,發現肉棒已經軟了。我著急用手套弄,無奈像洩了氣的皮球,越縮越小,直到完全頹軟。「不會吧!」我抬頭看男人,只見他打呼越打越大聲,搖他兩下他嫌我煩說吵醒他。

「跟他說我幫他口交了,他完全不信,還說我做春夢!」我說,是男人損失一場口交美夢吧,卻渾然不覺。J一臉吃驚,隨後笑我一定是交往太久,所以失去情趣。「妳喔!才是初戀卻毫無情趣吧。」我告訴J,妳今晚過後記得試試用口交喚醒男人,「敢不敢,明天中午我打給妳,妳告訴我成功沒?」J尷尬笑笑,説:「『早安口交』也要看心情吧,我男友今晚加班,明天早上應該沒辦法吧,哈哈……。」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