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打開台北淫亂史(下)

 

圖/shutterstock

打開台北淫亂史(上)

 

 

「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有次台北炮王跟我們從夜店出來之後,把他當時在二手車行工作時,正在賣的瑪莎拉蒂開出來,異常囂張的停在夜店門口,也不管那裏是不是紅線。

 

我們一行人從夜店出來之後,正在瑪沙拉蒂前討論要去哪裡吃宵夜。有人說要去延吉街吃永和豆漿大王,有人說要去林森北路吃米苔目。但結論都還沒出來,坐在駕駛座的台北炮王,就勾搭上兩個正從夜店走出來,看起來有點微醺的正妹。

 

一個穿著黑色露肩長袖,紅色的皮短裙,及腰的波浪捲頭髮讓她的氣質更嫵媚了三分;一個穿著黑色的緊身短洋裝,胸前一對奶子快要爆出來。台北炮王手搭在車窗邊,斜著頭對那兩個妹說,「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走去哪啊?」紅色短裙正妹帶了點警戒的撇了一眼,站在車前的我們。

 

我們三個去吃宵夜啊!台北炮王毫不猶豫地比了比兩個正妹跟他自己,快速地把我們這些哥們給撇除的一乾二淨。

 

但是大家都很識相,出來玩嘛~目的不就是要把幾個妹帶回家用力操個爽嗎?雖然這樣說看起來很粗俗,但是去夜店玩的男人的確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這樣的想法。因此我們當然不會白目去壞人家好事,大家一聽到「我們三個」,就自動自發的齊步站到旁邊去。

 

果然有車好把妹,兩個正妹很快就上了台北炮王的車,大家也只能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目送炮王離開。後面的故事則是後來炮王口述,並佐以他們後來拍的照片。

 

炮王載著兩個妹去吃完宵夜之後,提議帶她們去看日出。「這台車跑得很快,不用半小時就能到,反正現在大家都沒事嘛~」台北炮王開始使出三吋不爛之舌。

 

兩個妹答應了之後,炮王就一路開上陽明山,在文化大學前的7-11買了一堆酒跟零食,就往陽明山第二停車場開。

 

三個人一邊在車上等日出,一邊喝酒吃零食玩遊戲。「輸的人就脫一件!」炮王提議玩起這種下流的遊戲。兩個妹想說反正她們是兩個人不怕輸,就答應玩了。果然第一輪,炮王就脫到只剩內褲,搞得整個車裡的氣氛很嗨,畢竟炮王也是練健身的,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脫了衣服倒也看起來精實,加上第二停車場黑不溜秋,他人也就帥了七分。

 

一有人開了頭,一切就好辦多了。第二個脫到剩胸罩的是大奶妹,但炮王說他故意不對她有什麼意圖,反而假裝把焦點放在紅短裙正妹身上。

 

「這叫心理戰術。兩個女的長得差不多正,但是大胸妹因為有對大胸,一定更受歡迎,我猜平時她倆出去,一定都是大胸妹比較受矚目,所以我故意冷落她,表現出對紅裙正妹比較感興趣,她肯定會不是滋味,這時當然會爭寵囉!」台北炮王一臉得意地說。

 

果然,大胸妹後來為了贏得矚目,連胸罩都脫了,還主動親了上來。台北炮王卻反而把後座的紅裙正妹一把摟了過來,嘴對嘴舌吻了好幾分鐘。這時兩個女孩的一切防線通通瓦解,台北炮王一邊跟紅裙正妹接吻,一邊左手揉著大胸妹的奶,右手伸進紅裙正妹已濕的內褲裡一陣摳弄。

 

「當然我先在後座搞了紅裙正妹,大胸妹在前座那可是急的亂七八糟,畢竟男人從來都是先對她獻殷勤,我搞了比她差的姊妹卻不搞她,她臉要往哪擺?」

 

就這樣,台北炮王在陽明山第二停車場跟兩個妹搞了兩炮。後來三人在天空亮起魚肚白的時候有合照了一張,大胸妹沒穿胸罩,紅裙妹的內褲還在後座丟成一坨。我們大家看了照片,差點沒一起跪下給台北炮王膜拜。

 

後來大家一致認為,把妹要像炮王這樣順利,除了要有瑪莎拉蒂,還要有天生好命啊!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