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一夜和情慾作家大聊性愛

圖/shutterstock

 

 

同事J輾轉得知我的網路專欄,便在茶水間和我搭話。「妳的文章我幾乎都看完了,沒想到妳會……那是真的嗎?」J的眼睛發亮,嘴唇微微顫抖,身體靠我很近,一臉興奮又驚奇地盯著我。呃……我無法回答,對作家提出這種問題很沒禮貌,我也沒有對大家交代角色身世的義務吧?J一臉失望,步出茶水間,我鬆了一口氣。

 

「我想說妳經驗很多,我可以問妳問題。」手機螢幕亮起,當天晚上十點多J私訊我,我只好傳了貼圖敷衍他。

 

其實我有好幾次和男人聊自己專欄的經驗:一些匿名留言出現在我粉專,「欸,妳這麼勇於聊色啊,寫文章時會越寫越熱吧?」、「我女朋友對做愛都沒興趣,很好奇像妳這樣喜歡做愛的女生……」、「我性愛經驗也很多,寫成文章會很精彩!」

 

我突然覺得很好笑,我和J每天在同個辦公室上班一整天,我不過是個普通女生,也不是什麼「性愛大師」、「色情女神」;看到我的文字,卻像是看到我赤身裸體,見過我躺在床上姿色撩人、激情做愛的模樣。

 

「我交過的女友對做愛都不熱衷,但我性慾又滿強的。」J接著傳來這段話,「前任女友啊,我每次都會親她舔她,不過她完全不想幫我口交。她說很噁心。」看完J的自白,我忍不住同情他。

 

「有人喜歡做愛,有人就不喜歡」我告訴J,「有些女生對於性愛感到彆扭,也覺得男生侵略性很強,像你完全沒想過我的感受,就對我講這些,這樣就會讓女生反感。」我像個老師在開導學生,後來直白告訴J他有多無禮。我可沒辦法陪他聊色,他也不是我想調情的對象啊!

 

「我看妳的文章時,都幻想著妳的臉,那我偷偷意淫妳可以嗎?」J說。天啊,我一句絕對不可以,就能左右你想意淫誰嗎!要意淫別人就偷偷放心裡,說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妳教我,怎麼在交友軟體上認識女生?」J又再度舉手發問,「妳還是會找帥哥吧,像我這樣的男生就沒什麼機會。」他開始感嘆,根本沒有女生會用交友軟體吧,他左滑右滑覺得一個女生都沒有。「這要看緣分的^^」我告訴J。

 

「在我們公司上班算壓力滿大的,又沒有人可以做愛,有時真的覺得自己快受不了。」我已讀J的訊息,覺得今晚我們聊夠了。我想,我沒辦法承接J少年的煩惱,更不應該是他聊色宣洩的對象。

 

隔天上班的時候,J一如往常,也不再提起那晚的對話。或許他有點後悔,和不太熟的女同事說這些,或許他害怕我會說出去。或許要坦白這些光怪陸離的性愛困境,仍然是不容易的事。

 

關於性愛,你想知道更多…

在床上的撩男語錄

害怕自慰時不小心「破處」?第一次做愛後,我才知道自己傻

男人都愛「早安口交」?好想在他睡夢中偷偷口愛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