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口爆,當學會了一項本事,總不能放著不用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小羊貝貝

Advertisement

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玻瑰裡說:「一個人,學會了一樣本事,總捨不得放著不用。」

有了第一次之後,我當然是善用下去了。

你會讓另一半口爆嗎? 你讓另一半口爆的理由是什麼?

我的回答是:「我被口爆的理由,只是怕弄髒床單,如此而已。」

口爆是又整潔又有效率的事,我可以控制那噴射的範圍,只溶我口,不沾染在任何東西上。進入婚姻的煩死人不償命的極致瑣碎,潔僻強迫症每天發作的我,不容室內任何異味。再者,那當然是比用手幫他,更消魂的享受,有時雙手萬能之後,對方最後還嘀咕一句:「我自己來比較有感覺」。這…這…都花時間在上面了,而我,並沒有開心到,完完全全為你服務著,你還沒有爽到! 這是不是很悶!? 結束後,又不是馬上要睡覺,還要預留時間滑手機耶,時間寶貴,拜託!

口爆,不需要什麼技巧,只要在最後一刻,嘴汁滿溢,就足以讓他這一生回味時,都不自覺露出痴呆般微笑的滿足了,其實是件事半功倍,CP值很高的交易。

和他第一次上床後,他提出了口爆的要求,如同千篇一律的男性幻想,
「我沒被口爆過耶,妳可以幫我嗎? 拜託啦」
有很多年的性經驗,不等於有很豐富的性嘗試。我想,很多人都是這樣。
我從來沒答應過這種要求,也從沒想過要被口爆,光想,就覺得噁心。光是「含」,就沒幾個女人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的呀,還不是都是為了取悅另一半,不要再把A片信以為真了!
有的時侯,會吃到一點事先漏出來的「那個」,那味道就噁心得讓人喊卡,誰管他在上面瞇著眼說「不要停呀,不要停呀,就是這樣,繼續…繼續…」,我就先張嘴退下了,難道! 還等你等一下突然爆漿啊! 休想硬坳闖關!

可是,我竟然在那當下就閃過一個,「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心情,很自然的答應了。

為什麼過去多年,覺得根本不可能會去吃的東西,會突然想吃了呢?

我也不知道,這個人和帥扯不上任何邊,還略腫,就是突然覺得「也可以呀」的這種非常平常的心情,答應了,甚至根本不叫答應,答應有種「思考過、衡量過、計算過」才應允的意味。

就像買肉包時,老闆多夾了一顆破皮賣相差的肉包送你,你想都沒想的,就說了「好呀,謝謝」般的自然的同意了。

我有個美麗的學姐嫁進了豪門,老公滿口亂牙還抽煙,有次聚會,有位直白的學妹,就直接問了:「姐,姐夫下巴那麼多痘子,又有煙味。妳怎麼親的下去?」

那時人家都三年抱兩了,這位直白妹還真的問了這問題,我也一時也非常好奇地被她的問題吸引了而豎起耳朵等答案。

學姐說:「有嗎? (完全不是裝出來,非常自然的,恍然大悟般的微微睜大眼加微掦的雙眉),我好像免疫了耶,我都聞不到耶。」

那時換我驚訝了,這可能就是真愛了。

再對照我自己,答應口爆,應該也是我閃嫁他的原因之一吧。

學會這樣的本事,後來的後來,

我,是個有良好教養的女孩,保持應有的禮貌,柔柔的說聲:「謝謝招待」。

他,血路通暢,回我:「那是自然」。

Advertisement
淘星計畫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